群众来信

人权!国法!党纪! 岂容山东警方如此践踏?

时间:2018-12-10 16:29:32  作者:原顺才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0  评论:0
内容摘要:人权!国法!党纪!岂容山东警方如此践踏?按照一般思维,山东是孔老夫子的家乡,属中华文明的发源地。那儿的干部群众起码应该知书达理,是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的谦谦君子。前些日子,我在赴京途中路过山东,逗留了大约20个小时,所遭遇的境况却大大颠覆了以前的慨念,首当其冲的是,那儿的警界人员法...
人权!国法!党纪!

岂容山东警方如此践踏?
人权!国法!党纪!_岂容山东警方如此践踏?

按照一般思维,山东是孔老夫子的家乡,属中华文明的发源地。那儿的干部群众起码应该知书达理,是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的谦谦君子。前些日子,我在赴京途中路过山东,逗留了大约20个小时,所遭遇的境况却大大颠覆了以前的慨念,首当其冲的是,那儿的警界人员法制观念淡漠,办事为所欲为,违法乱纪,就连孔老夫子教给后人的探访友人,祭拜亡灵这些一般礼仪,也被山东警界横加阻拦。用“无法无天”“匪夷所思”这两个词来慨括,应该不足为过。

我是一名74岁的老年公民,受渭南市领导委托,负责编纂已故著名作家王宝成先生的全集。这个万众瞩目的重大文化工程,如今已接近尾声,需要尽快落实外省几位同王宝成合作过的作者的著作权,同时也需要在省内外各地选择一家合适的出版单位来出版《王宝成全集》。

20181016日,我从渭南出发,目的是去设在北京的中国作协创联部和北京的几家出版社(如“作家”、“中青”等)联系工作。当然,我也无须讳言,根据自己的年龄和身体,今后出远门的机会越来越少,北京之行,很难说不是最后一次了。所以,借此机会,在沿途暂停一、两个站点,看看在世的熟人、祭奠早走的朋友,只要不突破差旅费预算总额,应该算不上大错。

我于17日在泰安下车,造访78岁的老朋友赵学蕴大姐。本来,我安排给泰安的时间不超过半天,可赵大姐热情好客,她亲自主厨,要我一定品尝了她的厨艺水平后才会放我离开,还请了两男两女到家做陪。我实在难违主人的盛情,只好留下。

就在我们相谈正欢之时,突然闯进了一位民警,问这问哪,我都如实相告。还主动打开自己的挎包请他过目,说明我只是在执行任务的途中,顺便看看朋友,马上就会离开。根本没有上访的计划。民警倒还客观,笑着说:“正常的上访也没啥不对。”随后要拍我的身份证,对此,我没有反对。现场几人中就我一个外地人,又光明磊落,他想拍就让他拍了。

饭后,我离开泰安,去了济南,目的是祭拜年前去世的老朋友孙刚岭。孙老先生是我十分崇敬的一位朋友,他临终时留下遗言,要我送他一程。可这一信息传给我时,离他的葬礼时间仅10余小时,我实在无法到场。这一点,令我十分内疚。这次北京之行,我一定要实现这个宿愿。可是到济南找到孙家居住的唐官小区时,天已经大黑了,到人家的居室多有不便。于是同孙刚岭的儿子达成协议:当晚找宾馆住下,次日清早他到宾馆来带我到家里拜会其母(也就是孙刚岭的妻子),随后到他父亲的坟前祭拜。

次日8时许,还没有等到孙刚岭的儿子赶来接我,我们当地政府的两名村干部就由两名济南民警相陪,闯入我的房间,责令我立即返陕。我又一次主动打开挎包,取出里面所有的文字资 料让他们仔细翻阅,结果无一张与上访有关,他们也都详细看过了,确实如此。但济南警方还是催促我们当地干部尽快带我离开济南。一名警员还告诉我说,他们已经责令孙刚岭的儿子别来宾馆见我。我们地方的干部明确告诉我,是山东警方通知陕西到济南带人。民警还趁我上卫生间之机,阐自拿了我的挎包,送到我们地方干部的车上,地方干部又慌称陪我到孙家完成我的心愿,骗我上了他们的车。至此,我已完全失去自由,任凭人家摆布。结果一路南下西进,回到了陕西。

就是这样,在山东警方的严密操控下,我的北京之行被迫中止,我肩负的使命还没开始工作就被粗暴无理地剥夺了;顺便看看朋友,竟被警方无理监视;就连祭拜亡人这样的事也不被允许。孔老夫子留下的这些礼仪,在中国流行了数千年之久,如今却被他家乡的人粗暴取缔了,老先生如果阴灵有知,将作何感想呢?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的师生们又将作何感想呢?作为执法机构的山东警方,他们公然侵犯人权,妨害公务,谁给了他们如此之大的胆量?

退一步讲,即如真的上访,又触犯了什么律条呢?难道法制国家、法制政府反对老百性有理有据地指出和揭露政府的错误吗?政府能用人民赋予自己的权力,反过来迫害和压迫人民吗?泰安的那位小民警说的挺好:“正常上访没什么不好。”可他嘴里这么说了,却反其道而行之,明知我是在公务途中顺便探访朋友,并非上访,却还是把我的身份证发往原籍,通知当地政府阻止我的公务活动,如此两面三刀,实在令人无法理喻!

返陕以后,我查阅了手头所有的法律法规和党的纪律文件,发现山东警方加害于我,完全是非法的,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法律依据,而且严重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多部法律法规。他们的所作所为,对人权,是公然侵犯;对国法,是严重践踏;对党纪,是直接蹂躏!

毫不讳言,我曾经是民办教师,自然也是维权队伍中的一员。但这次北京之行,却与民办教师维权无关,而是肩负市领导和千千万万文学爱好者的使命,去北京执行公务。路过山东,不过是顺便看看朋友,祭拜亡灵,如此善良的举动,竟也受到山东警方的监视和迫害。尽管我反复向他们说明情况,并有文字材料佐证,他们却不管不顾,一意孤行。这完全是对我们共同的祖宗几千年来遵循的善良民俗的一个严重挑战。难道山东省有这样的土政策:凡参与过维权行动的原民办教师,终生不允许路过山东看朋友、祭亡灵?行笔至此,人们不禁要问一问支使泰安和济南那几位民警胡作非为的领导:你们如此恶劣地对待一位肩负公益使命的老人,难道你们就不是娘生父母养的吗?你们的父母家人就不会死掉吗?他们死了以后,就没有人祭拜吗?

山东警方的胡作非为,违法乱纪,暴露了山东省委、省政府对公安部门的管理和监督严重缺位,甚至是放纵和姑息。这多年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一直在用人性的善良改善权力的霸道,但作为孔圣人之乡的山东,依然在用权力的霸道,压制善良的公理和民俗。如果容许这种局面继续存在,势必引起更加广泛的天怒人怨,进而演变成为颠覆宪法、践踏法纪、破坏党的执政根基的严重恶果。因此,请山东省委省政府关注此事,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启动问责程序,还给我一个公道。再说,我们的编篡工作已进入最后冲刺阶段。内行人都很明白,在这个时段里,经费、人力、时间都是紧之又紧。在这样情况下,我抽出时间和经费,进京办应办之事,实属不易,却被山东警方无理截回,不得不再跑一次,给我们造成损失的警员和所在单位当然应该负起责任。

文章写到这里,应该收尾了,却突然临时想起30多年前一位名叫梁步庭的老先生在山东省省长任上讲过一句话:“如果黠吏不能禁,民冤不能伸,山东的老百性要我们何用?”梁老先生后来做了山东省委书记。关于他的政绩,我了解的不是很多。但这句振聋发聩的话,却一直铭记在心。对山东这样一个大省来说,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不大,但绝不会被梁老先生认为不足挂齿,因为有悖于国法党纪,所以梁老先生绝不会等闲视之。我虽然不是山东的老百姓,却希望有新的“梁步庭”出现,治黠吏、伸民冤,让山东百姓扬眉吐气,安居乐业。

善哉!善哉!

 

原顺才 13892577961

20181020

人权!国法!党纪!_岂容山东警方如此践踏?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中国百姓喉舌网 法制传媒网 人民网 中国监督网 中国法院网 反腐败 最高检察院举报中心 朱以山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文章 中纪委监察部举报中心 北京振则通治疗仪总部网

站长兼总编辑:朱以山 手机:17718340110,18515494818  QQ:2305859666  地址:北京朝阳区
微信公众号:minyiwang999{澳门威尼斯人官网,baixingjiandu(百姓监督)微信个人号:xwzys99999.电子信箱:zys99999@163.com  
副站长兼网站管理顾问:鲁宁平(中国百姓喉舌网站长)
顾问: 邵德江 王德海

闽ICP备12010380号
Powered by OTCMS V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