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经典文章

金沙官网线上投注澳门

时间:2019-3-9 15:18:49  作者:林敦琦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24  评论:0
内容摘要:​弄不明白主体资格的法官能审案子吗?——黑龙江鸡西违法拆除的网吧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导读:黑龙江省鸡西市的林真善开办的鑫海网吧被强制拆迁,当地政府的行为已经被认定为违法。但是,对于网吧正常经营损失的赔偿,一二审法院却不予支持,鑫海网吧失去了一切获得赔偿的权利……正文:一,关于...
弄不明白主体资格的法官能审案子吗?

——黑龙江鸡西违法拆除的网吧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弄不明白主体资格的法官能审案子吗?

    导读:

黑龙江省鸡西市的林真善开办的鑫海网吧被强制拆迁,当地政府的行为已经被认定为违法。但是,对于网吧正常经营损失的赔偿,一二审法院却不予支持,鑫海网吧失去了一切获得赔偿的权利……

正文:

一,关于鸡西市城子河区。

城子河区,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下辖区,属市中心区。城子河区总面积有320平方公里,总人口为15万人(2007年),辖2个乡、18个行政村、5个街道办事处。有汉、满、蒙古、回、朝鲜、赫哲、鄂伦春、锡伯等10余个民族,少数民族以朝鲜族为主。

域子河区拥有煤炭、铁矿石等10多种矿产资源。建有净土寺、穆棱河公园等旅游景点。2013年,城子河区的生产总值达8.8亿元。

现任鸡西市城子河区区委书记是张远民,区长是任峰。

城子河区法院院长是张文辉。

二,林氏父子艰苦创业,房屋和网吧被违法强拆。

林真善、林敦琦父子是山东省即墨市人,常年在黑龙江省鸡西市城子河区居住生活。

为了生计,2005年起,林真善租用杨维江的房屋开办网吧。

2006年7月20日,林真善经过鸡西市城子河区文化体育局批准,领取了《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在此处开办了城子河区鑫海网吧,鸡西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给林真善颁发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

随着业务的不断增加,城子河区鑫海网吧具备了企业的规模。

2009年10月20日,鸡西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给林真善颁发了私营企业营业执照,注册号为230306100003970。

林敦琦20108月花了30万元人民币从杨维江手里买下了297.02平方米房屋,其中一处是43平方米,一处是91.24平方米,还有无照房屋132.781平方米,及其附属仓房30平方米。

20156月,鸡西市城子河区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林敦琦的297.02平方米房屋在征收范围内,双方没有达成征收补偿协议。鸡西市城子河区人民政府作出征收补偿决定在未依法执行的情况下,2016711日,城子河区人民政府对原告林敦琦的房屋强制拆除,林真善的鑫海网吧也被野蛮拆迁,电脑,桌椅和有关设施被砸毁。

2017117日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黑03行初26号行政判决,确认被告鸡西市城子河区人民政府2016711日拆除原告林敦琦房屋、围墙及其他附属物的行政行为违法。

三,只评估了近三百平方米房屋,没有对鑫海网吧损失进行认定。

20161123日,林敦琦和鸡西市城子河区政府通过摇号的方式选定了鸡西恒华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现在更名为黑龙江恒华房地产土地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被拆迁房屋评估,2017126日鸡西市恒华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对林敦琦房屋做出了每平方米1300元的评估价格,总评估价值174512.00元,无照房屋未予评估。参与评估的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曹俊玲和陈其龙。

林敦琦显然不能认可早在2010年就价值30万元的房屋被评为17万多元。

20176月,双方通过摇号的方式选定山东省弘裕土地房屋评估有限公司黑龙江分公司对被拆迁房屋评估。

20171127日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总价值为562682.00元。城子河区政府认为林敦琦房屋附属物价值是51235.60元,林敦琦认为应是65000.00元。

对于林真善鑫海网吧的损失,没有经过认定和评估。

弄不明白主体资格的法官能审案子吗?

四,没有鑫海网吧参加的行政赔偿诉讼。

因为林敦琦和鸡西市城子河区人民政府不能达成一致意见,林敦琦委托北京京尚律师事务所律师韩建业,于2016816日向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赔偿诉讼。

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819日向鸡西市城子河区政府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并于2016112日、20171219日两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201842日,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黑03行赔初13号判决:

一、被告鸡西市城子河区人民政府赔偿原告林敦琦房屋损失562682.00元;房屋附属物损失55735.60元;停产停业损失18000.00元;从业人员工资损失36000.00元;房屋搬迁损失2000.00元;合计674417.60元;被告鸡西市城子河区人民政府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一次性给付原告林敦琦。

二、被告鸡西市城子河区人民政府赔偿原告林敦琦租房损失每月667.00元,于2016711日始至被告实际履行赔偿义务时止。与前述赔偿款一并给付原告林敦琦。

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合议庭成员为:审判长刘思凯,审判员田晶辉,人民陪审员刘铭微,书记员白小琪。

林敦琦不服这一判决,提起了上诉。

2018725日,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了(2018)黑行终248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审判长李柏坤,审判员赵良宇,审判员皇甫延玉,法官助理王腾野,书记员张莉。

我们看到,一二审法院之所以如此判决,是因为一审原被告都没有提出对鑫海网吧的损失进行鉴定,一审法院是这样表述的:

“本案中,因原告主张的物品损失数额较大,且网吧应用电脑等属于更新换代产品,市场价格变化较大,无法预估其拆迁时的价值。被告封存电脑等电子设备已近一年半,设备现在能否正常使用,其现有的价值也无法计算。原、被告双方应当依法申请对物品的价值进行评估鉴定。原、被告应对房屋拆迁时房屋内物品的价值进行鉴定,还应对被告封存的物品的现有价值进行鉴定,以此来确定被告应当承担的赔偿数额。经法院多次向双方当事人释明,双方当事人均明确表示不申请鉴定,也不交纳鉴定费用。因原告不申请对其房屋内物品进行鉴定,又未提交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法院无法对其房屋内物品损失在本案中一并作出裁判,原告的该项主张可以另案提起诉讼。”

我们认为,鑫海网吧的损失应该由作为私营企业的鑫海网吧独立行使,其理由如下:

第一,原一二审没有通知鑫海网吧作为当事人参加诉讼违反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

鸡西市城子河区鑫海网吧是经过鸡西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和鸡西市城子河区文化体育局正式登记设立的个人独资企业,具有独立的民事行为能力,原一二审没有通知鸡西市城子河区鑫海网吧参加诉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七条规定: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或者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在第一审程序中未参加诉讼,第二审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自愿的原则予以调解;调解不成的,发回重审。

原一二审违反了上述规定。

第二,原一二审剥夺了鑫海网吧的合法权益。

《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第二条规定:

“本法所称个人独资企业,是指依照本法在中国境内设立,由一个自然人投资,财产为投资人个人所有,投资人以其个人财产对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责任的经营实体。”

《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第五条规定:

“国家依法保护个人独资企业的财产和其他合法权益。”

原审将营业损失和从业人员工资损失等直接判给了林敦琦,尽管林敦琦是鸡西市城子河区鑫海网吧投资人林真善的儿子,但是,林真善及其鸡西市城子河区鑫海网吧并没有授权给林敦琦。

原一二审判决,侵害了鸡西市城子河区鑫海网吧和林真善的合法权益。

此案历经将近两年的审理,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六个审判员,一个法官助理,两个书记员,居然把鑫海网吧这个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遗漏不说,而且,把应该判给鑫海网吧的“停产停业损失18000.00元;从业人员工资损失36000.00元;房屋搬迁损失2000.00元”共计54200元直接判给了林敦琦,侵害了鑫海网吧和林真善的合法权益。尽管林敦琦是鑫海网吧的投资人林真善的儿子,林敦琦自己并不能以自己的名义要求鑫海网吧的损失。

试想,连诉讼主体都弄不明白的法官,他们不可能弄明白错综复杂的案件。

当然,作为只有小学文化的林敦琦,起诉错误时另一回事,不能因为当事人起诉错误,法官就按照错误的诉请裁判。

也许,这就是处理此案的几个审判员的法律水平,悲哀!

当然,判决书也称“原告的该项主张可以另案提起诉讼”,是无故增加了林敦琦和林真善父子的诉累。

 

弄不明白主体资格的法官能审案子吗?

弄不明白主体资格的法官能审案子吗?

弄不明白主体资格的法官能审案子吗?

弄不明白主体资格的法官能审案子吗?

弄不明白主体资格的法官能审案子吗?

    五,几个疑问。

此案中,我们有如下几个疑问,请有关单位和部门能够予以解答。

第一,两级法院的法官为何遗漏应该参加诉讼的当事人?你们通知鑫海网吧参加事诉讼的法律依据何在?

第二,鸡西恒华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是如何科学评估涉案房屋的?你们的评估为什么低于六七年前的价格?为什么和山东弘裕土地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的评估结果相差那么多?你们尽管这样,为何你们的业务还越干越大,现在居然改名为黑龙江恒华房地产土地资产评估有限公司。

第三,城子河区人民政府的官员,你们的野蛮拆迁是在祸害林敦琦父子,还是在祸害纳税人的钱?你们是经常这样显示官威,还是只对外地来的林真善、林敦琦父子才敢于这样?

第四,在人类文明的脚步进入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居然出现城子河区政府的野蛮强迁,这在鸡西市显然不是简单和孤立的,鸡西市人民政府和当地纪检监察部门是如何处理违法强迁的官员的呢?

上述这些问题,我们希望能够得到明确的回答。

林敦琦联系电话:15636883344.

2019年1月26日星期六于北京

编后话:

本文形成之后,为了慎重起见,电子邮件或其他方式专程送达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鸡西市人民政府,鸡西市监察委员会,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鸡西市城子河区人民政府,黑龙江恒华房地产土地资产评估有限公司等进行调查征求意见,但是,截止到本文编发时止,没有收到任何单位和部门的意见和建议,林敦琦已经针对此案向最高人民法院巡回法庭提起了再审申诉,位于辽宁省沈阳市浑南区世纪路3号的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已经接受了林敦琦的申诉材料。    201939日星期六

 

弄不明白主体资格的法官能审案子吗?

弄不明白主体资格的法官能审案子吗?

弄不明白主体资格的法官能审案子吗?

弄不明白主体资格的法官能审案子吗?

弄不明白主体资格的法官能审案子吗?

弄不明白主体资格的法官能审案子吗?

弄不明白主体资格的法官能审案子吗?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中国百姓喉舌网 法制传媒网 人民网 中国监督网 中国法院网 反腐败 最高检察院举报中心 朱以山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文章 中纪委监察部举报中心 北京振则通治疗仪总部网 法律咨询网
  
副站长兼网站管理顾问:鲁宁平(中国百姓喉舌网站长)
顾问: 邵德江 王德海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