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舆论监督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平台

时间:2019-3-11 13:07:08  作者:秦余长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13  评论:0
内容摘要:​世界十佳和谐城市再现邪门事——非法取得的证据被没有管辖权的法院采信——黑龙江伊春两级法院无视省公安厅的通报主题词:黑龙江   伊春   南岔   公安分局   秦余长  车培南   法院   合伙   300万   通报   国家赔偿正文:一,关于伊春市。伊春市位于黑龙江省东北...
世界十佳和谐城市再现邪门事——

非法取得的证据被没有管辖权的法院采信

——黑龙江伊春两级法院无视省公安厅的通报

非法取得的证据被没有管辖权的法院采信_——黑龙江伊春两级法院无视省公安厅的通报

 

主题词:

黑龙江   伊春   南岔   公安分局   秦余长  车培南   法院   合伙   300   通报   国家赔偿

正文:

一,关于伊春市。

伊春市位于黑龙江省东北部,以汤旺河支流伊春河得名。

2007629日,伊春与巴黎、柏林等共同获得了“世界十佳和谐城市”称号。

CCTV2012-2013经济生活大调查颁奖仪式上,伊春市获得“幸福城市”称号。

201711月,被评选表彰为第五届全国文明城市  

就在一顶顶金光四射的桂冠接二连三扣到伊春市头上的时候,伊春市公安局南岔分局违法插手经济纠纷,由此发生了秦余长被限制人身自由,儿童被强制旁听审讯,300万元被法院强判给车培南,南岔区法院副院长被通报等一系列事件。

早在十年前,这里就出现过严重的司法腐败,参见互联网文章《世界十佳和谐城市惊现司法腐败——枉法女执行局副局长是十佳公仆——黑龙江伊春中级法院枉法执行案件追踪》,这不,又出现了一起邪门事,受害人是秦余长。

非法取得的证据被没有管辖权的法院采信_——黑龙江伊春两级法院无视省公安厅的通报

二,合伙开矿导致投入的资金无法抽回。

2008年,高明因在内蒙与他人合伙开金矿缺少资金向秦余长借款295万元,在没有偿还的情况下,高明又向秦余长借款。高明挂靠的是呼和浩特市江鑫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这是一家20080111日刚刚成立的个人合伙公司,注册资本503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是矿产品销售。

经高明同意,秦余长找到车培南,车培南提出先去内蒙古矿上看看情况再说。

20085月,车培南去内蒙古查看回来后,就有意与高明合伙探矿,车培南的借款改为投资给高明,让秦余长帮助联系。

经与矿主协商后,矿主同意划出一块让秦余长车培南探矿。同时让秦余长车培南先交800万元探矿承包费。秦余长与车培南商量后同意合伙经营,申请人原借给高明的295万元加上利息共计300万元作为矿探承包费的投入,还需要再投入500万元。

522日车培南投入了100万元并开始筹备探矿。筹备期间支出了60万元,高明拿走50万元用于处理矿区事故赔偿。

729日、31日,车培南又投入260万元。

因当时矿区处于筹备阶段,经协商将上述合作投资款先打入秦余长的个人账户。在后期接生产用电时因矿区欠费导致探矿无法正常运行停工,车培南就此提出不干了,并在8月中旬处理完矿区财物开车拉着秦兰庭离开了矿区回到伊春。

秦余长和车培南双方对合伙期间的投入、支出,始终没有进行相关费用的具体结算。

之后,秦余长找到高明说明撤出投资矿区的意向,但高明当时没有足够的资金返还秦余长和车培南,最终商定待有他人接手该矿区时,再优先返还秦余长和车培南。

该矿区迟迟未能成功转让,投资款也一直未能结算。车培南就在当地警察和法官的协助下,开始了实施自己不可告人的阴谋。


 

三,公安机关非法介入合伙经营被法院认定,被黑龙江省公安厅通报。

企业经营的赔赚,本来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但是,车培南为了把自己的投资损失和风险降到最低,利用自己的关系找到伊春市公安局南岔区分局。

2015813日,伊春市公安局南岔区分局以秦余长涉嫌诈骗车培南300万元将秦余长刑事拘留。

刑事拘留期间,秦余长被迫按照车培南提供的伊春市南岔区法院副院长曲洪波写的《欠条》样本照抄,签字后做为秦余长办理取保候审的必需条件。

审讯期间,车培南不离左右,对办案民警进行全方位现场指导。

为了尽快获得自由,秦余长忍辱负重,被迫按照他们的要求签字。

秦余长恢复自由之后,对自己在南岔区公安分局遭受的磨难进行了坚持不懈地控告和举报。

2018330日伊春市公安局作出了伊公(刑)赔复字(20183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

20181010日,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黑07委賠6号国家赔偿决定书。

黑龙江省公安厅也对南岔区公安分局的违法行为作出处理决定,在公开发布的《刀刃向内,公安机关严肃查处五起损害发展环境行为》一文中,作为第一个典型案例:

一,伊春市公安局南岔分局违法插手经济纠纷

伊春市公安局南岔分局在办理秦某涉嫌诈骗案件时,在没有证据证明秦某有诈骗故意的情况下立案并违法冻结秦某资金六百多万元,后在明知秦某不涉嫌犯罪情况下,对其违法采取取保候审措施。南岔分局的行为属于违法插手经济纠纷,侵害了群众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伊春市公安局对负有责任的南岔分局刑侦大队办案人员佀某、王某、韩某停止执行职务,移送南岔区纪检监察部门追究责任。”

非法取得的证据被没有管辖权的法院采信_——黑龙江伊春两级法院无视省公安厅的通报

非法取得的证据被没有管辖权的法院采信_——黑龙江伊春两级法院无视省公安厅的通报

非法取得的证据被没有管辖权的法院采信_——黑龙江伊春两级法院无视省公安厅的通报

 

《伊春市公安局警示教育读本》登载的内容:“办案人2次将秦某某带离办区到刑警大队长室,与报案人车某某出具了欠款300万及月1.5利息欠条。”

《哈尔滨日报》 20161020日以《办案人员违法插手经济纠纷被停职》刊登了上述内容。

非法取得的证据被没有管辖权的法院采信_——黑龙江伊春两级法院无视省公安厅的通报
 

参与此案的公安人员已经全部被认定为违法违纪。

四,南岔区法院副院长违纪被黑龙江省高院通报。

在秦余长的不断控告和举报下。

2016630日,中共黑龙江省纪委驻省高级人民法院纪律检查组作出通报:《关于伊春市南岔区法院副院长曲洪波违反规定与当事人进行不正当接触交往违纪问题的通报》,通报称“副院长曲洪波与当事人(即被申请人)进行不正当接触交往严重违纪,立案前与法官李颖共同帮助车某书写了欠条样本,车某拿走后让当事人秦某照抄,照抄后的欠条成为车某起诉秦某借款关系的直接证据。”

但是,这份已经经过法院和公安机关认定违法的欠条,却作为最主要的证据,让秦余长一再败诉,让车培南一再胜诉,并已经得到全部执行。

 

非法取得的证据被没有管辖权的法院采信_——黑龙江伊春两级法院无视省公安厅的通报

非法取得的证据被没有管辖权的法院采信_——黑龙江伊春两级法院无视省公安厅的通报

非法取得的证据被没有管辖权的法院采信_——黑龙江伊春两级法院无视省公安厅的通报

非法取得的证据被没有管辖权的法院采信_——黑龙江伊春两级法院无视省公安厅的通报

非法取得的证据被没有管辖权的法院采信_——黑龙江伊春两级法院无视省公安厅的通报

非法取得的证据被没有管辖权的法院采信_——黑龙江伊春两级法院无视省公安厅的通报

 

五,超额冻结秦余长的资金。

2016823日,伊春市金山屯区人民法院做出了(2016)黑0709财报17号民事裁定书,将秦余长在威海市环翠区青岛路兴业银行卡号为622908376434045512账户予以冻结。

同一日,伊春市金山屯区人民法院做出了(2016)黑0709财报171号民事裁定书,车培南用黑龙江郎顺人造板有限责任公司的1500万元股金作为担保。

此案中,秦余长和车培南之间的争议额只有300万元,伊春市金山屯区人民法院却冻结了1000多万元。

看来,伊春市金山屯区人民法院枉法的胆子是很大的。

经笔者查证,黑龙江郎顺人造板有限责任公司在历史上曾经有过。

2009年至2010年期间,黑龙江郎顺人造板有限责任公司南岔分公司一度拖欠伊春市弘城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的巨额租金,尽管黑龙江郎顺人造板有限责任公司南岔分公司有转租收入800万元,但是,伊春市中级法院却迟迟不予执行。

《半月谈》杂志记者强勇在2010年第21期《半月谈》上发表的《伊春,一件积案执行难的背后是什么》一文称:

“当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伊春中院执行局局长刘铭福时,他竟给出了如下答案:被告闲置厂区的承租户共有两家,年租赁费收入为260万元。执行局提供的这一数据,竟比被告承认的还少,令人匪夷所思。”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二日,黑龙江省伊春市南岔区人民法院制作了(2016)黑070385号执行裁定书,申请执行人是黑龙江郎顺人造板有限责任公司,被执行人是王斌、牛金成,却是神奇的快。

由此可见,车培南和车培顺和伊春市两级法院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非法取得的证据被没有管辖权的法院采信_——黑龙江伊春两级法院无视省公安厅的通报

六,非法证据被没有管辖权的法院采信并强判秦余长败诉。

2015815日,在伊春市公安局难查分局刑警大队和南岔区法院副院长曲洪波,审判员李颖的密切配合下,车培南最终取得了秦余长按照他们的意思写的欠条。

2015819日,车培南就迫不及待地到南岔区法院起诉秦余长。

立案的案由是民间借贷纠纷。

车培南在起诉状上谎称:

200981日,被告秦余长因购买设备在我处借人民币叁佰万元,当时约定月利率15计息,事后我多次索要,被告以各种理由拒付。于2015815日,被告秦余长给我出具(在南岔)欠据一份,并约定二日内本息全部付清。”

秦余长不服南岔区法院立案审理,以南岔区法院没有管辖权为由上诉到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上诉。后来两次中止审理。

2016615日,南岔区法院觉得自己审理这个案子实在是问心有愧,向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回避,请求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

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制定了金山屯区法院管辖此案。

而金山屯区法院的院长丛喜武,曾任南岔区法院副院长,曾经不止一次和曲洪波一起祸害过秦余长。看来,让金山屯区法院审理秦余长的案子,是伊春市中级法院精心挑选和设计出来的,反正让你秦余长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尽管你的控告使曲洪波副院长和李颖审判员遭受通报批评。

审理过程中,金山屯法院查封了秦余长的千万元资产,任凭秦余长怎么提异议,也不为所动,始终是驳回。

秦余长多次申请调取有关证据,一律被驳回。


非法取得的证据被没有管辖权的法院采信_——黑龙江伊春两级法院无视省公安厅的通报
 

其实,秦余长和金山屯法院交涉,和金山屯法院讲法律,无疑等于与虎谋皮。

笔者发现,对于车培南提交的证据,法院一律予以认定,对于秦余长提交的证据,一律不予以认定。

秦余长败诉了,金山屯区法院20161228日以(2016)黑0709民初111号民事判决,判令秦余长偿还车培南欠款300万元人民币,并承担相关利息。

案件的审判长是韩淑华,审判员是邓文赵立霞。


非法取得的证据被没有管辖权的法院采信_——黑龙江伊春两级法院无视省公安厅的通报

七,重审案由已经变更,重审结果依然如故。

秦余长不服金山屯区法院20161228日做出的(2016)黑0709民初111号民事判决,向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

2017628日,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黑07民终100号民事裁定,认定欠据不能作为双方借贷关系成立的依据,“秦余长与车培南之间的民间借贷关系不能成立”,“根据民事诉讼优势证据原则,可以认定秦余长与车培南之间为合作关系”。

于是,撤销了一审判决,发回金山屯区人民法院重审。

2017720日,金山屯区人民法院立案之后,于2017829日,2017121日,20171213日,2018119日,先后四次进行了公开审理。由此也可见这个法院法官的水平之低下。

201826日,伊春市金山屯区法院作出了(2017)黑0709民初106号民事判决。

审理此案的审判长是陈凤坤,审判员是李保华、黄凯。

判决居然认为:“被告秦余长2015815日在南岔公安分局出具的欠条是真实意思的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而不争的事实是,因为这份欠条,黑龙江省公安厅和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都已经下发通报,给相关人的行为以定性和通报批评。

金山屯区法院做出了秦余长给付车培南合伙款29.8381万元,秦余长给付车培南300万元并赔偿损失。

秦余长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到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514日,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黑07民终121号民事判决,维持了一审判决。审判长是赵淑杰,审判员是韩玉红、张紫微。

秦余长不服二审判决,申诉到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81122日,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黑民申2876号民事裁定,驳回了秦余长和车培南的申诉。黑龙江省高级法院的审判长是王玺,审判员是李鑫、郭延泽。

秦余长不服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黑民申2876号民事裁定,已经向伊春市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申请。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八,车培南其人。

车培南,男,汉族,19651029日出生,户籍所在地为伊春市南岔区东升街蓝河委1组,电话号码是:13904587649

车培南在如下公司多数有投资并担任职务:

1,黑龙江郎顺人造板有限责任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股东,投资1500万元,20020929日成立。

2,铁力市林山地板加工有限责任公司经理,股东,投资300万元,2006128日成立。

3,绥芬河市宏宇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已吊销,未注销)监事,股东,投资400万元。

4,绥芬河市宏宇人造板有限公司监事,200439日成立。

5,黑龙江省铁力市朗顺人造板有限责任公司南岔分公司负责人,2005219日注销。

车培南名下拥有总资产2200万元人民币。

车培南参股的两个公司在2018年被铁力市地税局给与了行政处罚,处罚决定书号码为:铁地税罚〔20186号和铁地税罚〔20187号。

车培南现年52岁,我们按照他从18岁开始赚钱,他赚钱的时间是34年,2200万元÷34年=64.70588万元。

还有,车培南的三个公司分别是2002年,2006年和2009年成立,也就是说,车培南先生在2009年之前就已经拥有了2200万元巨额资产。

2200万元÷24年=91.666万元。

也就是说,车培南平均每年要赚取91.666万元,而且不吃不喝才能够有现在的资产。

请税务机关能够查一下车培南,他的财产究竟是从哪里来的?缴纳了多少个人所得税?偷漏了多少税款?应该怎样处罚车培南?

车培南有个哥哥叫车培顺,资金更是雄厚,拥有亿元以上个人股权,是国内八家公司的股东和高管,在六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其公司遍布黑龙江,辽宁和上海三个省市。

车培顺是黑龙江郎顺人造板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绰号:南岔小马车,是訾氏家族(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伊春市的黑社会组织,已经被摧毁)80多人的黑社会团伙案成员之一,2000年在伊春市打黑中,时任南岔区副区长孙浩然伸出援助之手,帮车培顺逃避了制裁,车培顺得以被判缓刑。

2006年孙浩然担任朗乡林业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帮助车氏兄弟(车培顺、车培南)“朗顺人造板有限责任公司”,廉价供应郎顺公司原材料,并让车氏兄弟“少开多拉”木材,盗窃国家林木,并包庇车氏兄弟雇佣打手垄断南岔、朗乡的木材和列车货运市场,从中收取车氏兄弟巨额贿赂。  

  期间,在孙浩然的帮助下,车氏兄弟与当地法院纪委和公安的多人串通勾结,编织了一张由公法纪为一体的黑恶势力保护伞。

九,已经生效判决违背事实,违反法律。

伊春市金山屯区人民法院(2017)黑0709民初106号民事判决和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黑07民终121号民事判决,违背事实,违反法律,具体如下:

原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

1,一二审法院认定借款牵强附会。

被申请人在起诉书中称:“200981日,被告秦余长因购买设备在我处借人民币叁佰万元,当时约定月利率15计息,事后我多次索要,被告以各种理由拒付。于2015815日,被告秦余长给我出具(在南岔)欠据一份,并约定二日内本息全部付清”。

可是,被申请人并没有举出给申请人汇款人民币叁佰万元的证据,却拼凑了两次汇款,叁佰陆拾万元的证据。这个时候,被申请人才说是合伙,其中60万元是投资,采矿干赔了,就采取违法手段抽回投资,才导致漏洞百出。

2,参与此案的公安人员已经被认定违法。

2015813日,伊春市公安局南岔分局以申请人涉嫌诈骗300万元,将申请人拘捕。

2018330日伊春市公安局作出了伊公(刑)赔复字(20183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

黑龙江省公安厅作出处理决定,在公开发布的《刀刃向内,公安机关严肃查处五起损害发展环境行为》一文中,作为第一个典型案例。

3,违法法官的行为已经被黑龙江省高级法院通报。

2016630日,中共黑龙江省纪委驻省高级人民法院纪律检查组作出通报:《关于伊春市南岔区法院副院长曲洪波违反规定与当事人进行不正当接触交往违纪问题的通报》。

然而,金山屯区法院却敢于冒天下之大不为,将已经被公安和法院定性为违法的欠据,认定是秦余长的真实意思表示。

一二审法院对此案没有管辖权。

此案完全是合伙经营采矿发生的纠纷,案由也被一审法院确定为合伙协议纠纷。此案应当由呼和浩特市江鑫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所在地呼和浩特市新城区人民法院立案受理,而且,呼和浩特市江鑫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也应该是本案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一条规定,

对公民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被告住所地与经常居住地不一致的,由经常居住地人民法院管辖。

退一步讲,如果仅仅是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之间的民间借贷纠纷,也应该到申请人经常居住地的山东省威海市环翠区人民法院或者黑龙江省鹤岗市工农区人民法院管辖。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三十八条、第二十二条及相关司法解释之规定,案件被发回重审后,原审人民法院仍应适用第一审程序。第一审程序的相关法律规定,如管辖问题、起诉、答辩期限、管辖权异议等,仍应适用于重审案件,也就是说重审案件仍然应受到第一审程序所有法律规定的限制。如果原第一审案件有不该受理的法定情形,上诉被以程序违法发回后,原审人民法院仍可以按照起诉和受理的有关规定,驳回原告的起诉。基于上述理由,对该案秦余长提出的管辖权异议依法应予采纳,把案件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审理。

十,我们的几点疑问。

此案存在太多的疑点,下面简单归纳几个,请有关单位和部门能够给予回答,也好让笔者开开眼界。

1,车培南在黑龙江郎顺人造板有限责任公司根本就没有1500万元股金,南岔区法院是怎么给伪造出来的?

22016915日,秦余长申请调取《刀刃向内,公安机关严肃查处五起损害发展环境行为》和《关于伊春市南岔区法院副院长曲洪波违反规定与当事人进行不正当接触交往违纪问题的通报》的原件卷宗,金山屯区法院认为不符合法律规定,驳回了申请,请问是这两份卷宗与案件无关呢,还是秦余长可以随便调取?

3,诉讼标的额只有300万元,为何查封秦余长1000多万元?给秦余长造成的损失为何不予赔偿?

4,既然已经不属于借贷纠纷,非法取得的欠据为何还作为重要的证据予以认定?

5,作为合伙纠纷,伊春市中级法院和金山屯区法院有管辖权吗?你们是闲的没有事做才这样呢还是一贯这样,还是有人给了你们好处才这样?

6,如此明显的案件,南岔区法院为何还受理?副院长曲洪波和车培南是什么关系?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

7,南岔区公安分局的局长和刑警大队长和车培南是什么密切关系?为何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前去威海市抓捕秦余长?

8,伊春市纪检委和南岔区纪检委是怎么“对负有责任的南岔分局刑侦大队办案人员佀某、王某、韩某”追究责任的?

9,孙浩然先生是否存在秦余长所控告的问题?

10,车培南、车培顺兄弟二人的巨额财富是从哪里来的?缴纳了多少增值税、营业税、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他们的财产是否涉嫌来源不明?那些超出的所得是非都是歪门邪道得来的?

幸亏我们的伊春市还是“世界十佳和谐城市”“幸福城市”和“全国文明城市”,如果没有这些,秦余长恐怕会被这里的法院和公安局整死。

我们不知道这些称号是伊春市怎么弄来的,这些桂冠的含金量又是多少?

有关此案的进展,我们将做跟踪报道。

当事人秦余长的联系电话:18669357985

201929日星期二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编后话:

本文形成之后,电子邮件或其他方式专程送达有关部门、单位和个人等进行调查和征求意见,并约定2019310日之前反馈意见,截止到本文发稿时止,没有任何单位和个人反馈意见,为此,特编发此文。

如果有关部门、单位和个人等有新的意见和证据,我们将随时予以登载,以使得真相越辩越明。

2019311日星期一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中国百姓喉舌网 法制传媒网 人民网 中国监督网 中国法院网 反腐败 最高检察院举报中心 朱以山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文章 中纪委监察部举报中心 北京振则通治疗仪总部网 法律咨询网
  
副站长兼网站管理顾问:鲁宁平(中国百姓喉舌网站长)
顾问: 邵德江 王德海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