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社会万象

威尼斯人网址

时间:2019-3-21 6:38:12  作者:正义战士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7  评论:0
内容摘要:连自己妻子生死都不顾者能把别人放在应有位置吗?——中信海直公司近二十年没有落实职工工作岗位主题词:中信海洋直升机   李恒   杨心连   雷雪娇 &nbs...
连自己妻子生死都不顾者能把别人放在应有位置吗?

——中信海直公司近二十年没有落实职工工作岗位

连自己妻子生死都不顾者能把别人放在应有位置吗?

主题词:

中信海洋直升机   李恒   杨心连   雷雪娇   近二十年  没有工作岗位 精神障碍   儿子8

正文:

一,李恒被商调到中信海洋直升机公司成了噩梦的开始。

李恒原是北京市双河农场的正式职工, 1998 年 5 月杨心连结婚, 双方婚生二子,现年一个十七岁,一个八岁。

因为李恒的丈夫杨心连是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的职工,为解决夫妻两地分居问题而进行的调动。

李恒调入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的过程如下:

1,2000年06月19日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人事教育部以No:0000733号商调函形式,发给北京市双河农场劳资科,拟商调李恒到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安排工作。随后北京市双河农场将李恒的事业单位人事档案提供给了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

2,2000年12月28日,深圳市劳动局深劳调(2000)A1117号工人调动通知,发给了北京市双河农场,同意李恒调入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工作,并于2001年01月27日前到深圳市劳动局报到。

3,李恒在规定的时间内向深圳市劳动局报到(劳动局有备案可查)。

4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于2001年01月10日前接收了李恒的调转手续,并向公安户籍出具了接收李恒为工作人员的手续,并要求给予落户(有户口本及户籍档案记载)。从此李恒正式调入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但李恒一直没有被安排到单位上班,至今李恒也没有收到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的任何说法。

5,李恒一直在等待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的工作安排,这一等就等了十八年,等来的却是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不承认李恒的职工身份,不给李恒按期按规定缴纳社会保险。

没有劳动机会的李恒,在家中一日接着一日地期盼等待,这一去就是十八年,李恒的身心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折磨,成天幻想着早日工作,最终罹患了妄想性障碍的精神病。

 

连自己妻子生死都不顾者能把别人放在应有位置吗?

连自己妻子生死都不顾者能把别人放在应有位置吗?


 

二,丈夫外遇导致精神分裂加重。

李恒的丈夫杨心连在与李恒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雷雪皎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 并建立了长期的情人关系。

杨心连在李恒毫不知情的情况下, 利用银行账户或支付宝账户, 多次向雷雪皎转款累计62万元之多, 以满足雷雪皎的消费需求。

而另一方面,杨心连在自己的妻子李恒十八年没有入职,任凭其一个人领着年幼的儿子,遭受心灵的痛苦和折磨。在发现杨心连有外遇之后,李恒的痛苦和悲伤进一步加重,以致一度成为限制行为能力人和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连自己妻子生死都不顾者能把别人放在应有位置吗?

三,关于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

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信海直”)的前身是中国海洋直升机专业公司,是全国性甲类通用航空企业。

公司注册资本: 60607.042000万人民币  成立日期: 1999年02月11日,登记机关为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

住所: 深圳市罗湖区桂园街道解放西路188号。

经营范围: 机械设备的销售;经营进出口业务(法律、行政法规、国务院决定禁止的项目除外,限制的项目须取得许可后方可经营)。^甲类:通用航空包机飞行、石油服务、直升机引航、医疗救护;乙类:空中游览、直升机机外载荷飞行、人工降水、航空探矿、航空摄影、海洋监测、渔业飞行、城市消防、空中巡查、航空器代管;丙类:私用驾驶员执照培训、航空护林、空中拍照、空中广告、科学实验、气象探测;直升机机体、动力装置、机载设备、特种作业设备的维修、改装及技术服务;石油化工产品的仓储;非经营性危险货物运输(3)类【危险品名称:汽油(闪电<-18℃);煤油】;无人机技术推广、驾驶员培训和应用数据服务及无人机系统设备研制与销售。

公司于2000年7月发行股票并在深圳证券交易交所挂牌上市(股票简称“中信海直”,代码“000099”),为我国通用航空业第一家上市公司。

就是这样一个巨型公司,却违反《宪法》和《劳动法》规定,长达十八年剥夺了李恒的劳动权,使得李恒积怨成疾,落下了现在的精神分裂症。

对于落下精神分裂症的李恒,因为向公司领导如实反应杨心连的外遇,又被单位完全停缴了社会保险等一切待遇,这个公司充当了第三者的保护伞,充当了杨心连打击报复李恒的工具。

在拖延和打击报复李恒的问题上,中海直公司的总经理王鹏充当了急先锋,表现为不给及时安置工作岗位,离婚后停发养老金,包庇杨心连包养情人等。连自己妻子生死都不顾者能把别人放在应有位置吗?

四,关于杨心连。

杨心连,男, 汉族,1973年10月 8 日出生, 户籍所在地为: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蔚蓝海岸 7 栋 6C, 身份证号码:440301197310084139。

曾任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直升机驾驶员,副机长、机长,飞行部经理等职务,后来担任分公司负责人。

据说,后来差一点没有被提拔为公司副总裁。

这样一个直线上升的公司中坚力量,居然十八年没有把自己的妻子安排到应该安排的岗位,妻子还为他生育了两个儿子,如果不是故意和别有用心,就是根本没有另外的解释。

2017年11月3日,杨心连在深圳市南山区民政局与李恒登记离婚。

对于饱受精神煎熬的妻子,十八年来,杨心连不是积极安慰和想办法解决,而是嫖娼外遇、包养情人、逼迫已经罹患精神病的妻子离婚,而且置自己的两个儿子于不顾,将自己家的几十万元财产慷慨地给了情人。

2015年6月21日,浙江新闻曾经以《中信海直B7187夜间为衢山病人急救飞行》为题报道过当时任飞行部经理的杨心连的事迹,杨心连连自己的妻子儿子都狠心抛下,这样的人在工作中,不可能把客户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他只能把利益最大化,把自己的前程最大化。

现在,李恒被单位打击报复,精神病加重,杨心连脱离不了关系,不客气一点说,这些都是杨心连一手造成的。

看来,李恒今后的维权任重而道远。希望有着丰富经验的郎子君律师能够帮助李恒化险为夷,解除李恒的苦难。

五,法院的判决是在鼓励杨心连包养情人。

李恒发现杨心连将巨额资金打给了雷雪皎,于是,在2018年4月23日向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被告是雷雪皎和杨心连。

诉讼请求为:

1、确认被告杨心连向被告雷雪皎的赠与行为无效;

2、被告雷雪皎向原告返还62万元;

3,被告雷雪皎向原告支付占用期间利息, 以62万元为基数, 按照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计至返还之日止, 暂计至2018年4月 18 日为 15732元;

4,被告杨心连对被告雷雪皎的上述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5、诉讼费用由被告雷雪皎承担。

事实和理由: 被告杨心连在与原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 与被告雷雪皎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 并建立了长期的情人关系。 杨心连在原告毫不知情的情况下, 利用银行账户或支付宝账户, 多次向霞雪皎转款累计62万元, 以满足雷雪皎的消费需求。 杨心连在未经原告的同意下, 私自将原告与其的夫妻共同财产赠与雷雪皎, 两被告的行为违反了公序良俗, 也侵害了原告的合法财产权益, 杨心连的赠与行为应属无效。

我们看到,为了应诉,被告雷雪皎和杨心连共同委托了广东王芬律师事务所律师彭天娇和实习律师吴海泉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参加庭审。

雷雪皎和杨心连还没有登记结婚,可见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之密切,律师费不用说也是杨心连支付。

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2018年7月19日做出的 (2018)粤0305民初9906号民事判决书是这样认定的:

本院认为, ……双方争议焦点在于杨心连是否擅自处分了夫妻共同财产.

杨心连向雷雪皎转账 32 万元, 数额较大, 显然超出日常生活需要。杨心连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在处分该夫妻共同财产32万元时有经过原告同意, 为擅自处分。 杨心连在与原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非因日常生活需要擅自对夫妻共同财产做出重要处理决定,侵害了原告的合法财产权益, 应属无效,原告作为财产所有人和利害关系人有权要求雷雪皎返还杨心连给付财产。

雷雪皎在2017年1月7日向杨心连转账31万元,当时原告与杨心连尚未离婚, 故本院认定雷雪皎已返还原告、 杨心连夫妻共同财产31万元,雷雪皎仍需向原告返还1万元。原告诉求的超过部分, 事实依据不足, 本院不予支持。

判决如下:

一、 被告雷雪皎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 起十日内向原告李恒返还1万元及利息(计至2017年1月7日为4233元; 自2017年1月8 日起以 1 万元为基数; 按年利率 4.35%的标准计至还款之日止);

二、 驳回原告李恒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78.66元,由原告李恒负担4958.66元,由被告雷雪皎负担120元。

笔者认为,此案的判决存在如下问题:

首先,李恒诉请为《离婚协议》明确约定。

2017 年 11 月 3 日离婚(详见《离婚协议》第五条,双方确认夫妻共同财产在上述第三条已作出明确列明。除上述第三条所列财产外, 并无其他财产。 若女方在离婚后发现男方名下有其他上述房产以外的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的房产, 该部分房产归女方所有, 女方任何时候都可向男方主张), 一审的诉讼系申请人依据《离婚协议》约定的第五条依法向人民法院请求判令被申请人雷雪皎、被申请人杨心连连带返还婚姻存续期间家庭共有财产62万元人民币及占用期间利息。

其次,夫妻之间的共有财产和债务应该分清,一审法院没有分清。

杨心连给雷雪皎分期支付了62万元,至于为什么支付,用什么支付的,还是代为缴纳的,那是另一个法律关系,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不是本案必须审理的,应该另案审理。

第三,退一步讲,法院已经查清被告雷雪皎还回杨心连31万元,这31万元依法应该属于李恒和杨心连共有,如果按照离婚协议,应该完全属于李恒个人所有,怎么却一分钱都没有判给李恒?诉讼期间,杨心连和李恒已经离婚。

李恒起诉负心男人给别的女人60多万巨额资产,反而弄得两手空空。

可见,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

 

连自己妻子生死都不顾者能把别人放在应有位置吗?

连自己妻子生死都不顾者能把别人放在应有位置吗?

连自己妻子生死都不顾者能把别人放在应有位置吗?

连自己妻子生死都不顾者能把别人放在应有位置吗?

连自己妻子生死都不顾者能把别人放在应有位置吗?

连自己妻子生死都不顾者能把别人放在应有位置吗?

连自己妻子生死都不顾者能把别人放在应有位置吗?

连自己妻子生死都不顾者能把别人放在应有位置吗?


 

六,离婚证书和离婚协议应属于无效。

深圳市南山区民政局2017年11月3日给杨心连、李恒颁发的LA40305-2017-004432的离婚证书和双方达成的离婚协议应属于无效,理由如下:

首先,离婚证号LA40305-2017-004432的离婚证书颁发

仓促,没有审核当事人的基本情况。

深圳市南山区民政局在2017年11月3日下午下班前的不足半小时的时间内,受理了第三人杨心连提出与李恒离婚一案,根本没有审核,也没有时间审核双方当事人是否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

其次,有医院和社区证明的李恒有待分类的精神障碍疾病。
 (一)深圳市康宁医院的李恒住院病例证实:2011年9月17日李恒由其丈夫杨心连送医院住院部治疗,入院记录为“待分类的精神障碍”出院时的诊断明确仍为“待分类的精神障碍”,“自知力部分恢复”,症状如李恒丈夫杨心连在病例中主诉的“疑丈夫不忠,有外遇”。在杭州一家医院住院住院病历,等等,表明原告在间歇性发病时才有上述症状,才同意离婚,请求受理许可离婚时恰好是李恒犯精神障碍时做出的同意离婚签署离婚协议的意思表示,也是在无民事行为能力时作出的意思表示。
 (二)蔚蓝海岸社区工作站2017年11月17日证实“2016年6月,‘区综治’下发的精神障碍名单中有原告。社区工作站与李恒的监护人签订了监护费补助协议”,证明了在2016年李恒就有精神障碍病,并在社区“综治”部门有记录,李恒的行为和活动受到限制。

再次,准许离婚和离婚协议显失公平。

李恒没有工作,而且有精神障碍疾病,还要自己抚养年仅8岁的儿子,而杨心连为国企上市公司中层干部(正处级)年薪100多万元,且三年没有向李恒交给任何工资收入。准许离婚和离婚协议显失公平。

第四、颁发离婚证,违反法律规定。

(一)违反《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得十二条规定,办理婚姻登记的人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婚姻登记机关不予受理。

(二)违反民政部《婚姻登记工作规范》第五十五条受理离婚登记申请的条件是:第(三)双方均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第五十六条等规定,没有进行必要的程序审查或明知李恒没有民事行为能力故意而为之。

(三)违反《民法通则》。

《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规定:下列民事行为无效: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的;

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依法不能独立实施的;

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所为的;……。

李恒已经将深圳市南山区民政局起诉到深圳市蓝田区人民法院,要求依法撤销颁发给杨心连和李恒的离婚证号LA40305-2017-004432的证书的行政许可行为。

目前,李恒没有监护人,李恒年迈的父亲,现年73岁高龄的李贵才承担起了监护人的职责,并已经正式请求法院予以确认。

连自己妻子生死都不顾者能把别人放在应有位置吗?

七,需要明确答案的几个问题。

针对上面叙述的有关李恒的事情,我们有如下几个问题需要明确答案,请有关单位和部门能够回答:

1,作为巨型的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各种规章制度应该是非常健全的,为何二十年来没有安排李恒的工作岗位?有多少李恒这样的情况?还是仅仅对李恒这样?看来你们这个公司的规章制度漏洞百出啊,救援救险的制度是非也这个样子有很多漏洞?

   2深圳市南山区民政局的办事效率实在是太高了,你们办理离婚登记是不是都这样不经过严格审查?

3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你们认为你们的判决公平公正吗?请能够针对我们的疑问给与明确书面答疑。

4,杨心连先生,您对李恒罹患精神病应该负什么责任?您在李恒病情发作期间和李恒离婚,是不是太残忍和没有人性了?

5,已经发现杨心连先生给雷雪皎62万元,没有发现的还有多少?请杨心连先生将自己的工资收支明细给李恒一个明确的交代。

有关此案的进展情况,我们将予以密切关注。

李恒的父亲监护人李贵财的联系电话:18601208060。

2019年2月9日星期六

编后话:

本文成文之后,电子邮件或其他方式专程送达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民政局,深圳市南山区民政局,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深圳市蓝田区人民法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杨心连本人等进行调查和征求意见,可是,截止到本文发稿时止,没有任何单位和个人提出任何意见和建议,为此,公开在这里发表。

2019321日星期三

连自己妻子生死都不顾者能把别人放在应有位置吗?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中国百姓喉舌网 法制传媒网 人民网 中国监督网 中国法院网 反腐败 最高检察院举报中心 朱以山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文章 中纪委监察部举报中心 北京振则通治疗仪总部网 法律咨询网
  
副站长兼网站管理顾问:鲁宁平(中国百姓喉舌网站长)
顾问: 邵德江 王德海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