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社会万象

金沙城中心娱乐场

时间:2015-1-28 23:17:10  作者:朱以山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878  评论:0
内容摘要:监狱警察如何祸害服刑人员?——黑龙江泰来两个监狱这样改造犯人【关键词】监狱  警察  残忍 祸害  服刑人员  现金  超时  体罚【正文】近日,媒体对黑龙江省讷河监狱服刑人员王东的行为进行了广泛的报道,引起了人们对监狱的关注。因为被杨信和其他腐败官员打击迫害,我曾经先后两次入狱...

监狱警察如何祸害服刑人员?

——黑龙江泰来两个监狱这样改造犯人

【关键词】

监狱  警察  残忍 祸害  服刑人员  现金  超时  体罚

【正文】

近日,媒体对黑龙江省讷河监狱服刑人员王东的行为进行了广泛的报道,引起了人们对监狱的关注。

因为被杨信和其他腐败官员打击迫害,我曾经先后两次入狱,前后在看守所里待了两年半,在监狱待了四年,四年刑期分别在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和黑龙江省六三监狱两个监狱度过。

《监狱法》规定,监狱是国家的刑罚执行机关。监狱对罪犯实行惩罚和改造相结合、教育和劳动相结合的原则,将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

可是,我待过的两个监狱非但没有做到这一点,反而变本加厉地祸害服刑人员,部分狱警贪赃枉法。如下仅是笔者个人所耳闻目睹的现象:

残忍的入监教育。

新犯人来到泰来监狱之后,在门口被警察搜查一遍,到了里面,要被集训监区的犯人更加狠毒的搜刮一遍,凡是他们看上眼的东西,一概收走,连肥皂和卫生纸也不放过,我在泰来监狱就遭受过这样的待遇,朋友给我的两本周易方面的书,也被他们当场收走,找管事的犯人,不了了之。

要进行为期两三个月左右的入监教育。实施入监教育的是入监监区,也称为集训队。入监教育期间,干警基本上不着面,泰来监狱安排一些身强力壮而又罪大恶极的重刑、长刑犯人,残忍打骂新入监的犯人,原来有一段时间每个新入间的犯人发给一个矿泉水瓶子喝自来水,以后一律取消了。

负责新入监教育的犯人,动则就对新犯人大打出手,有时还用塑料的自来水管抽打,张艳会、张海洋等多人被打过。

和我同期的服刑人员孙广成、贾平等人均被打伤过,服刑期间,孙广成始终在控告,打人的犯人始终也没有得到处理。

对于根本不识字的犯人,如果三天之内背不下来《监狱服刑人员行为规范》,就罚到厕所里去背,直到背会为止。

后来,打骂犯人的情况少了,但是,你得一天到晚十几个小时地干活,主要是编汽车坐垫,串筷子,等等。人人都有任务。三鱼牌的卫生筷就是我去年一二三月在泰来监狱期间干的活,我每天的任务高达七千双。

去年,只有二十多个人串筷子,却安排了四个记账的会计,一次,我和记账的因为交纳任务数产生了纠纷,我本来多交了,他却说我少交了。我说“如果我少交一根筷子,我掰掉一根手指头给你。”他才没有坚持让我再交,当时参加劳动的人记忆深刻。

如果你能够上态度给管事的犯人,就可以躺着休息,可以不出工干活,以前是可以不背《监狱服刑人员行为规范》。一度有一多半的犯人在集训队躺着休息。否则,只能整天盘腿面壁而坐,或者干活,连双目失明的盲人和七十岁以上的人也不能幸免。

上厕所集中去,很多人根本挤不上,特别是年龄大的和有病的人,有人不止一次把大便拉在了裤兜子里,邹彦民就是一例。

可是,厕所的小便池子却不能用,他们(集训队的犯人)把小便池子当做洗涮拖布的池子,水房洗涮拖布的池子被他们(集训队的犯人)占据一半当做储藏室用,新入监集训的犯人只能在其中的一侧洗漱。

反正,在这里,怎么难受就怎么让你待着,受不了的自会想办法,上态度。

有背景的集训队的犯人还在新犯人集训的房间里做饭,让全体参加集训的犯人在他们的烟熏火燎的厨房里休息。做饭的是从新入监的犯人中挑选出来的擅长烹饪的人担任。特别是去年春节期间,一天到晚煎炒烹炸不说,到了晚上十二点后还忙个不停,鲍鱼,螃蟹应有尽有。值班的警察不闻不问,还吃他们做的东西。我可以提供证人证据。

让你拥有现金,再设法抓你查你。

200812月,在泰来监狱刚一分到监区,监区分监区就收取每个人一~二百元现金,统一购买白单和其他用品,买来的东西不过二三十元钱。

二〇一〇年八月份,十五监区和其他多个监区向服刑人员硬性摊派西瓜,每个人一百多元的西瓜。

节日期间,打着关心服刑人员生活的幌子,集中进货,包括熟食、大米、豆油、青菜等等,只收取现金,不收存到卡里的钱。

泰来监狱的干警食堂一年四季都面向服刑人员销售饭菜,只收取现金。

那些弄到大钱的毒品贩子、盗抢者、大骗子等等,得以规避了因为大笔花钱而影响减刑,又能在监狱里吃香的喝辣的,干警从中牟取暴利。

二〇一〇年十月份,泰来监狱刑罚执行科编造谎言,骗取减刑人员每人二百至三百元,我已经向有关部门举报。

现金要是被查出来可就不是好玩的了,轻者扣分导致影响减刑,重者关押禁闭。但是,你只要通过关系,花上更多的钱,就会化险为夷,就会逢凶化吉。

几乎所有监狱内部的超市价格都远远高于外面。

黑龙江省六三监狱也是打着给犯人改善伙食的旗号和借口,收取犯人的现金,到外面采购,使那些有民事赔偿和罚金的犯人得以逃避执行,而且还能够吃香的,喝辣的,监区和分监区的干警还能够从中渔利。

干警借机截留服刑人员的资财。

因为经常用到现金,服刑人员不得不设法委托干警往里面带现金,部分干警在带现金过程中,从中截留,服刑人员和家属、亲友联系极不方便,被截留了很长时间难以被发现。

更为严重的是,个别的干警,将本来应该给你的现金全额截留纳入到自己的腰包,十监区的邵德江曾委托一名叫姜东方的指导员(即分监区长,中队长)给存五百元钱,姜东方全额截留,邵德江出狱之后,才听说自己的儿子给捎去了五百元,于是,不止一次写信索要,寄出的全部是挂号信,姜东方已经如期收到,至今仍然拒绝给付。向监狱纪检委举报,至今三个多月,也没有任何音信。

往监狱汇现金,干警要提成百分之十左右。

三课学习和文体设施形同虚设。

思想、文化、技术这三门课程的学习,套来监狱只有思想课在每周五用闭路电视播放一会,也没有人收看,只有教师抄录播放的作业。其他的课程根本就没有讲过一节课。六三监狱只在周一到周五收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监狱的监控如实记录下来了这一现象。

每期出的题目,许多次根本与本学期开课学的内容不一致,写作业完全是为了应付省监狱管理局的检查。

因为根本没有学习,在泰来,你就必须在考试之前购买干警组织打印的试题,否则难以及格。而不及格会直接导致扣分和报不上减刑卷。

监狱的图书室倒是有几本过时的图书,但是,从来没有向服刑人员开放过。

体育设施倒是有一些,那只是个给外人参观时看的,只是给少数几个特殊犯人用的,大家平时根本就不让出监门一步,被防暴队抓着轻则扣奖分,重则关押禁闭。

六三监狱对于服刑人员个人的书刊,经常借故检查搜刮,用以充实监狱的图书馆。

生产劳动严重超时。

泰来县境内的两个监狱多年来都是超时间让犯人劳动,加班加点,完不成任务的犯人被打,被骂,被体罚是家常便饭。

司法部《关于罪犯劳动工时的规定》第三条规定:“罪犯每周劳动(包括集中学习时间)6天,每天劳动8小时,平均每周劳动时间不超过48小时。
  未成年犯每天劳动4小时,平均每周劳动时间不超过24小时。
  生产任务不饱满的监狱,可以报经省、自治区、直辖市监狱管理局批准,实行每周劳动5天,集中学习1天的制度。”

第四条规定“监狱保证参加劳动的罪犯每周休息1天。”

不但每周没有一天休息时间,而且经常加班加点,有时加到后半夜,不顾服刑人员的死活。

在六三监狱服刑期间,我因为劳累过度,患上了腱鞘炎,至今打字和使用鼠标都特别艰难,申请他们补偿,至今三个多月了。没有任何音信。

各监区的电费就充分证明了经常加班加点。

克扣服刑人员的被服和伙食。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第五十一条规定:“罪犯的被服由监狱统一配发。”

泰来监狱只发给外套和鞋帽,其他一律没有。

后勤监区的服刑人员大多都是关系犯,不但每个月奖分起点在三分以上,而且,多数人根本就不吃大锅的饭菜,基本上做小灶。

伙食弄得很次,土豆经常不打皮不说,还有时洗不干净,就这样,还经常不够分。近年来有所改善。

鸡蛋每周只有四个,经常被停发,说是给狱警和老干部搞福利,他们的福利也不能出在劳改犯的伙食里啊!

二〇一〇年,后勤监区为了获得一笔额外收入,将应该给犯人菜里加的豆油,加工半熟,加几个辣椒片,以每斤八元的高价卖给服刑人员,真是生财有道。

六三监狱更是如此,对外宣传的很好,鸡蛋,牛奶,包子等等,经常断档。

从没有依法支付服刑人员工资、劳动保护和加班费。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第七十二条规定:“监狱对参加劳动的罪犯,应当按照有关规定给予报酬并执行国家有关劳动保护的规定。”

司法部《关于罪犯劳动工时的规定》第八条规定:“按照本通知第六、七两条  规定组织罪犯加班的监狱生产单位,事后应当安排罪犯补休,确实不能安排补休的,根据延长劳动时间的长短,支付一定数量的加班费。夜间加班至23时以后的,应安排夜餐。
  在法定节假日安排罪犯劳动,根据延长劳动时间的长短,支付高于平常加班的加班费。夜间加班至23时以后的,应安排夜餐。
  罪犯加班费用,从生产成本中列支。”

泰来监狱和六三监狱依法没有给服刑人员发放过劳动报酬,加班费就更无从谈起了。

参加劳动的服刑人员,每个月应当得的劳动保护用品,也从来就没有按时按需要发放过,却经常让犯人签单子,当然,是干警安排管事的服刑人员或者擅长写字的服刑人员代签的,有一次,他们曾经让我代签,被我当场拒绝。

干警的个别教育谈话记录薄等全部由服刑人员写。

监狱管理局要求每个干警每个月都必须找服刑人员谈话,一般是找十个人,谈话要写成记录,在泰来监狱,基本上很少干警自己写的,他们一律让服刑的犯人代劳,当然,内容完全是胡编乱造,年年如此,完全失去了记录的意义。

更加严重的是,罪犯的日记载、周评议也有很多是服刑人员记录,那是一种完全造假的记录,本来百分考核应该在下达奖分之前,因为每个人的奖分已经批了回来,你只能按照批回来的奖分,给每个服刑人员套百分,干的全是倒活。

上述所说,只要找出一些记录来核对一下笔体,就真相大白了。

夏天没有水,厕所水房上锁。

前几年在泰来,每天晚上,厕所水房都要上锁,谁要上厕所,要找值星员(晚上打更的犯人)开门。可怜那些拉肚子的人,来不及进入厕所就拉到了裤兜子里。

晚上,水房子的门是不准开的,大小便弄脏了手也只有干挺着。

还有,我在里面三四年,基本上每年夏天水都上不到三四楼,大家只好伴随着屎尿的骚臭味艰难入睡。

六三监狱也是如此,一到夏天三楼就经常停水,可想而知,在三伏天没有水洗脸和冲厕所的滋味。

祸害有病服刑人员的

黑龙江省六三监狱以对服刑人员严厉和刻薄著称,多年前,就有人用所谓的“南有台湾,北有六三”来比喻。那么,现在这个监狱的情况怎样了那?

笔者亲历这个监狱体验过。六三监狱六监区是个服装监区,在一分监区,你可以看到一个患脑血拴的服刑人员,而且心脏有病,半拉身子不听使唤,靠车间的南墙坐着,他叫赵宝军,黑龙江省讷河市人,今年40多岁,因伤害罪被判处四年有期徒刑,2013年年初被投送到六三监狱服刑。

因为步行极其困难,每天出工收工,赵宝军都要坐在运载暖瓶的推车子上,六监区在三楼,上下楼梯,个别时候有人背着上楼,因为多数出工收工时间要背在监内干的活,所以,赵宝军就只好扶着楼梯,一点一点地挪动,那种费劲情况可想而知。一年多来,赵宝军就是这样熬过来的。

还有一个叫孙国太的,也是这种情况,只不过健康情况好一点,比赵宝军少费些劲。

另一名叫丁树发的因交通肇事被判六年有期徒刑,他现年63岁,患有脑梗,高血压等病,血压经常达到180以上,也跟着干活。

六监区的铺位非常能够锻炼人,大多数床是紧挨着放置的,中间没有上下床的空,你只能从床头上上下。这一下子可苦了赵宝军,他被安排到了中间的位置,他想和丁树发调换一下,丁树发因为有哪些病,不愿意和他换,加之赵宝军和孙国太有矛盾,找干警调铺,干警以监狱不是你家为由拒绝办理。至今赵宝军每天只好用一只手把着床头小心翼翼地上下。

他们虽然有病,但是,确实和健康服刑人员一样考核计分,他们当然不是健康人的对手,所以,每个月不是一分就是二分,始终一二一在原地踏步,减刑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比登天还难。

不仅如此,一监区也有一个拄拐棍的服刑人员,和赵宝军一样,啥也不能干,成年累月地呆在车间。

那些根本没有劳动能力或者基本上没有劳动能力的人,你为什么不让他们到病监去改造?他们在车间,不但占用本来就很紧张的空间,而且,任凭机器的噪音和纷飞灰尘损害他们的身体。这难道也是改造患病犯人的一贯手段?

据了解,一些根本没有任何疾病的犯人,却能够在病监修养,实在不知道这里究竟有什么秘密?

残忍体罚犯人

泰来监狱新犯人入监时,从20142月份起,在室内拉上一根绳子,让新来的犯人按照绳子站齐,既不能碰绳子,也不能里绳子太远,否则就会挨打。在泰来监狱,打人的工具叫做“白龙”,是一根白色的塑料自来水管子,打人时,轻易不会折断。许多人知道它的滋味。“白龙”在集训队常用。

十五监区一分监区,有一个警察打骂犯人,被打骂的犯人急了眼,把警察揍了一顿,结果自己没有能够减上刑。

2008年下半年和2014年上半年,泰来监狱打死了两名服刑人员。

六三监狱体罚犯人主要是用电棍。特别是对于新入监的犯人,如果背不下来监规,或者集训走不好,或者完不成生产任务,都会挨电棍的,他们体罚犯人时,用电棍在犯人的秃脑袋上来回出溜,被电的人有的满地打滚,有的爹妈的大叫。

用电棍电击犯人,就像电焊一样孜孜拉拉的响。

他们还经常让犯人手托着行李站在走廊里,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残忍之至。

这两个监狱,从来不让服刑人员晾晒被褥,尽管都设有晾晒场。几年下来,被褥的味道可想而知,床铺不平整没有人去管,却让你把行李叠得和豆腐块一般,稍微差一点,也会招来打骂和体罚。干警看你不顺眼,你就是只有两条褥子也会给你没收一条,而有的人就是有五条八条也没有人去管.

干警盘剥服刑人员资财。

在泰来,服刑人员从家里邮到监狱里的东西,要通过干警和服刑人员的双层检查,他们一旦发现自己需要的东西,就毫不客气地笑纳了。导致很多东西不足、短缺,本来是好的却也变成了次的……等等。一起服刑的有一个叫李伟的人,就不止一次遭遇过此类现象。

我本人好不容易托人从上海邮来了一本《社会心理学》,被一名叫陈宇哲的狱警看到,我还没有看完,他便拿了去,他看了半年之后,我一再索要,总以种种借口拖着不还给我。出狱后,我几次写信给他,至今拒不退回。

还有很多,如监区为了多出产量,根本不让服刑人员到浴池洗澡,打电话每月顶多一次,还限定三几分钟,话费多收就不算什么大事了,管理犯人的规定朝令夕改……等等,在这里恕不一一列举。

六三监狱比泰来监狱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对犯人家属和亲友的汇款,经常扣押一两个月,以此来获取利息,他们把这点钱都能看到眼里,就不用说别的了。

当然,在监狱里,也有一些正直正义的好狱警,但是,仍然显得少之又少了。

希望黑龙江省的监狱能够认真改正自己的错误和违法之处,人性化改造和监管犯人,做到在法律目前人人平等,干警少一些贪心,就不会再出现讷河监狱的情况了。

2015-1-28

 监狱警察如何祸害服刑人员?_——黑龙江泰来两个监狱这样改造犯人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中国百姓喉舌网 法制传媒网 人民网 中国监督网 中国法院网 反腐败 最高检察院举报中心 朱以山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文章 中纪委监察部举报中心 北京振则通治疗仪总部网 法律咨询网
  
副站长兼网站管理顾问:鲁宁平(中国百姓喉舌网站长)
顾问: 邵德江 王德海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