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舆论监督

澳门金沙集团

时间:2015-6-22 4:54:16  作者:鲁宁平 鲁舟  来源:中国百姓喉舌网 民意网  查看:401  评论:0
内容摘要:——一桩拍卖合同纠纷案 拍卖行和法院争当被告  依法、按程序竞拍到法院查封、拍卖的房屋,就等法院交付进住了。然而,突起变故,买受人被告知,法院拍卖错了。买受人将拍卖行告上法庭,要求履行合同,取得住房权;拍卖行大呼冤枉,还向法院、买受人建议增加陪绑的,即诉讼...

——一桩拍卖合同纠纷案 拍卖行和法院争当被告

  依法、按程序竞拍到法院查封、拍卖的房屋,就等法院交付进住了。然而,突起变故,买受人被告知,法院拍卖错了。买受人将拍卖行告上法庭,要求履行合同,取得住房权;拍卖行大呼冤枉,还向法院、买受人建议增加陪绑的,即诉讼第三人;法院裁定,这是司法行为,告拍卖行于法无据;省高院则裁定竞买者可直接向法院主张权利,状告拍卖行无据支持;竞买者则坚持,拍卖行违约不给我房子,我凭啥告法院和其他人?
  十二年过去了,一起拍卖合同纠纷案依然在司法程序上蹒跚!这,发生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龙沙区。

拍卖成交 合法有效

  2002年2月6日,齐齐哈尔市拍卖行(以下简称拍卖行)受法院委托,在齐齐哈尔市财政局技校大礼堂拍卖法院查封的11套商品房,该市龙沙区居民奚绍臣参与了竞买,以93350元成交价拍得一套,并与拍卖行签订了拍卖成交确认书,就等交付房屋了。

变故突起 法院称执行错了

  奚绍臣等了两个多月,却等来了让他意想不到的消息。拍卖行告诉奚绍臣,法院称执行错了,拍卖无效,但法院并未对无效拍卖行为作出裁定。

状告拍卖行 拍卖行大呼冤枉

  煮熟的鸭子飞了,奚绍臣以“拍卖合同纠纷”将拍卖行告上法院,拍卖行大呼冤枉。拍卖行认为,无论从拍卖程序上还是履行我行与法院之间的委托合同的义务上,己方没有任何过错,现在奚绍臣没有得到拍卖的房子是委托人(法院)不履行交房义务,本拍卖标的物拍卖前为建华区法院依法查封并在拟拍卖标的物住宅门上加封封条,属空房状态,本应由委托人对拍出房产解封交付买受人,如果让拍卖行承担赔偿责任确属冤枉。
  拍卖行答辩意见还透露,根据“委托拍卖合同”“第四条一款‘甲方(委托方)保证对拍卖物拥有无争议的处分权。’第二条:委托方有义务协助办理交割及产权手续。”事实上委托方没有尽到该义务,一开始委托方还答应“肯定办”,后来由于多方的干扰一直拖着没办。2002年4月30日我方接到了委托方的通知,告诉暂时不要进户。6月17日又以书面形式通知我行说拍卖的房屋不能交付了,在拍卖前已经卖出了。并提出了三点意见,1、给买受人退款;2、协商解决;3、协商不成可告知当事人通过诉讼程序解决。对此通知,我行及时转告了买受人,(我行认为),奚绍臣通过诉讼程序要求履行合同交付房屋应该向委托人(法院)主张诉求。
  在答辩意见中,对于该案的赔偿主体,拍卖行认为:1、委托人(法院)应该承担交付房屋或者承担违约赔偿责任;2、根据委托方(法院)的通知拍卖的房屋在此前已经卖出说明申请执行人申请执行了不属于被执行人的财产,属于申请执行错误,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若干解释”第七条二款“因申请人提供的执行标的物有错误造成损害的”,国家不承担赔偿责任。参照以上规定申请执行人应该是本案的赔偿主体,应该负有返还执行款并承担赔偿损失的责任,因为我行将买受人交的房款及时交给了委托人建华区法院,委托人又将该款结案支付给申请执行人,所以,我行认为省高院应通知申请执行人作为第三人参加本案诉讼。

十二年马拉松诉讼 买受人依然不知道该告谁

  奚绍臣状告拍卖行“拍卖合同纠纷”一案,从2003年至今已经十二年了,历经一审、二审、再审程序,但,奚绍臣却居然对谁当被告犯了难。
  奚绍臣坚持认为,自己状告拍卖行应该合情合理又合法,毕竟,买房行为发生在自己与拍卖行之间,这就譬如自己从张三手里买了房子,却被告知与李四打官司,天下哪有这个道理?
  拍卖行也很纠结,曾不止一次对奚绍臣表示,我们依法按程序做事,从法律方面我们没有任何责任,却让我们稀里糊涂陷入诉讼十几年了,什么时候是个头?这生意还怎么做?要不,只要法院同意,我们当被告就是了,了结了完事了。
  2012年3月26日,针对奚绍臣状告拍卖行“拍卖合同纠纷”再审申请,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省高院认为,拍卖行依法接受建华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委托拍卖涉案争议房屋,拍卖程序合法且无过错,竞拍后亦已将竞拍成交的房款交付给建华区法院执行局。根据《拍卖法》第6条“拍卖标的应当是委托人所有或者依法可以处分的物品或财产”,第58条“委托人违反本法第6条的规定,委托拍卖其没有所有权或者依法不得处分的物品或者财产权利的,依法应当承担责任……”之规定,省高院认为本案承担责任的主体应是委托人建华区法院,奚绍臣可直接向委托人建华区法院主张权利。奚绍臣要求拍卖行承担违约责任的请求,省高院无据支持。
  至此,奚绍臣彻底糊涂了:都争着当被告,我到底告谁才适格?

各方说法

  有人建议奚绍臣依照法院裁定,就状告(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建华区人民法院。可,奚绍臣很纠结,我一个老百姓怎么和法院打官司?即便我和法院打官司,可,审理还是法院,那么,法院是倾向我这个老百姓,还是偏向他们自己,还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何况,我能状告人民法院么?
  关于人民法院能否当被告的问题,为此,业界人士观点大致分为:法院不能当被告和法院可以当被告。
  不能当被告的理由为:法院是审判机关,与当事人不是平等的主体关系,且法院不能自己审自己。
  可以当被告的理由为:法院虽然具有特殊性,是司法机关,但仍是国家机关,是一行为主体,不能超越国家法律,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有法律界朋友认为,具体到本案,根据“委托拍卖合同”“第四条一款‘甲方(委托方)保证对拍卖物拥有无争议的处分权。’第二条:委托方有义务协助办理交割及产权手续”这一约定,在拍卖标的物成交后,委托方,也就是建华区法院所处的角色是“协助”办理交割及产权手续,根据这一约定,这一拍卖合同纠纷中法院充其量只能当第二被告,不能再适用拍卖法的相关法律条款规定。至于申请执行人(申请法院委托拍卖房屋的一方)应否参与诉讼,原告奚绍臣恐怕做不了主。(中国百姓喉舌网鲁宁平 民意网鲁舟 2015-6-22)

相关案例:

案例一

法院卖房出错 买房者“顶罪”当被告
   2004-03-22 13:45:40 

 
  核心提示:
  由于施工单位“一时疏忽”安错了房门,致使魏家和金家相邻两房的一间耳房“错误”易主。2003年初,当金家发现自己的房屋面积缺少17平方米时找到开发单位交涉,结果发现邻居魏家竟然多出了17平方米。于是,金家到法院起诉,要求魏家退还多余面积并赔偿损失。诉讼的结果是魏家败诉。然而,魏家以金家诉讼主体错误为由,坚持应该追究开发单位的责任。事情凑巧的是,开发单位是一家法院,而判决魏家败诉的恰恰还是这家法院。 
  东北网哈尔滨3月22日电  今年3月10日,北安市人民法院给魏喜春下达了执行通知书,限定他在3月17日前倒出17.09平方米的耳房,并支付供热费、执行费、案件受理费共计695元。 
  “简直是无稽之谈!”魏喜春说:“这笔钱怎么能转嫁到我头上,开发单位北安市法院不但不承担丝毫法律责任,还堂而皇之地当起‘裁判’,你说我该上哪儿说理去?” 
  3月16日,记者到北安市采访时,经过两审都败诉了的魏喜春表示他要继续申诉。 
金学宝:我的耳房“跑”到隔壁去了 
  2001年9月,北安市人民法院开发了三栋商住楼,该楼由北安市第二建筑公司施工。由于该公司拖欠金学宝砖款17万元,经过与北安法院协商,二建公司同意用所承建的3号商住楼5单元一户140.48平方米的房屋抵偿所欠砖款,此款由法院从二建公司的施工费中扣除。同时,法院基建办为金学宝开具了购房收据。 
  “拿到房屋钥匙后,我始终没有入住。2003年春,有人要租我的房子做买卖,我便领人家看房,结果人家提出这房子不足140.48平方米。于是,我先后找到承建此楼的二建公司,北安市法院和市房产局测绘大队经过实地测量并与设计图纸比较,发现我所缺少的面积在我家隔壁魏喜春家。”金学宝说:“我所购买的楼房与魏喜春家东西相邻,从图纸上看,缺少的面积正好是一个耳房的面积,而这个耳房的房门恰恰开在了魏家,耳房于是成了魏家的。” 
  发现错误后,金学宝找到开发单位北安市人民法院基建办,要求补足缺少的面积或退还多余款项并承担损失。可是,北安法院却以房屋是二建公司承建,同时又是二建公司欠金学宝的钱,责任应该由二建公司承担为由拒绝对金学宝进行赔偿。 
  尽管法院不同意对金家赔偿,但还是找到多占了面积的魏喜春,要求他退房。而魏喜春却提出,房子已经进行了装修,如果退房,他的房屋结构必然改变,那么装修的损失应由谁承担? 
  三方协商不果,金学宝于2003年6月20日向北安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魏喜春退还所侵占的房屋17.09平方米,给付其垫付的供热费406.74元及因侵占造成的房租损失14160元。 
魏喜春:耳房“跑”到我这儿不是我的错 
  “我的确不应该占人家的房子,退房是理所当然的。”魏喜春说,“但现在我不服判决的理由是我不应该成为本案的被告。” 
  魏喜春觉得,这个案子从开始立案到审理程序上都有问题。首先,金学宝是与开发商北安市人民法院签订的购房合同,缺少面积应该找开发商协商解决;其次,该建筑从图纸设计到工程施工都是由开发商操作的,与自己没有丝毫关系,在整个施工过程中自己没动过一砖一瓦,“金学宝的房子面积少了与我何干?” 
  “其实,我并不是有意要占用人家的房子,我自己的房屋多了面积,起初我并不知道。”魏喜春说:“2001年,北安市人民法院要开发这栋楼时,我家在动迁之列,当时法院给了动迁补偿8万元。根据动迁协议中有关回迁的约定,2001年9月19日,我家与法院签订了购楼协议,协议约定我家购买的这座楼面积为80.5平方米,每平方米售价为1200元,总金额96660元。” 
  2002年11月份入户时,法院基建办的人告诉魏喜春说房子多了6平方米,于是魏喜春又补交了6平方米的钱。“我当时也觉得这房子的面积挺大,我以为楼房面积是按使用面积计算的,就没在意。房子买到手后,按照我们的设想对房间重新进行了装修。”魏喜春说。 
法院当裁判:自己的刀能削自己的把? 
  2003年11月14日,北安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金学宝诉魏喜春商品房面积纠纷案。 
  经审理法院查明,北安市二建公司在施工时,由于施工人员未按图纸设计施工,将金家二楼的17.09平方米房屋划到了魏家所有的二楼内,(北安市法院)基建办在交付楼房使用时未发现此情况,买卖双方对楼房面积误差一事均未提出疑义。 
  法院认为,由于北安市二建公司施工队的过失未按图纸设计施工将金家二楼的耳房17.09平方米楼房划到魏家的二楼内这一事实清楚,金家得知后向魏家索要此房时,魏家理应给金家倒出,而不倒出显然侵害了金家对该房的所有权。 
  法院判决,魏家现占用的金家二楼17.09平方米耳房立即给金家倒出并给付金家供热费406.74元。 
  判决后,魏喜春不服提出上诉。上诉请求为,本案审理违反法定程序,应列北安市法院为被告;魏家没有侵权行为,不够成侵权;原判决由魏家承担供热费是错误的。 
  2004年2月17日,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魏家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魏喜春仍然不服,他表示要继续申诉。他说:“所有的损失和混乱都是北安市法院造成的,被告理应是法院。而在二审时,对于我要求列北安市法院为被告的请求,在庭审和判决中只字未提。” 
  “自己的刀能削自己的把?”魏喜春说。 
魏喜春:我一定要告法院 
  3月17日,记者与魏喜春(因残疾行动不便)的弟弟魏四春一同到北安市法院咨询有关执行问题。 
  在该法院的执行局,魏四春问:“我家装修的损失咋办?”法院的执行人员说,他们只管按照判决书执行,因为判决没有提到这部分损失,所以也没有办法补偿魏家的损失。不过,对此事,院领导的意见是魏家可另行起诉。”魏四春问:“那我该告谁呢?”执行人员告诉他,告谁是魏家人自己的权利,他们不管。法院执行的任务就是把魏家耳房的门砌上封死。 
  在法院民一庭,魏四春对李佳林庭长说:“你了解我的案子,我当被告是冤枉的,被告应该是你们法院,是法院卖出的房子。” 
  李佳林说,谁当被告并不重要。打官司无外乎两种情况,一是打实体;二是打程序。这个官司打的就是实体。这个官司无论程序如何、无论谁是被告,最后退房的都是你。在法律上不当得利都是要追回的。至于你的损失应该告法院还是原告,你得等执行完毕后再说。 
  原基建办主任、现任办公室主任的贾玉亭说,这事跟基建办没关系,是施工单位施工错误造成的。魏四春质问:“我家买的是你法院的房子,我们之间有合同关系,所以我只能对法院说话,我有损失也得找你。”贾玉亭说,无论告谁,你家都要给人家退房子。你的损失找不到法院。 
  最后,魏四春来到该法院立案庭,咨询自己的案子应该向谁申请权利。立案庭的工作人员告诉他,谁受益告谁,你可以追加法院为第二被告。 
  据了解,北安市法院在2001年同时开发了3栋商住楼共计152户,除了以集资楼的方式分配给法院五十余名职工外,其余全部对外出售。魏喜春表示:多占的房子该退照退。可是,他还要继续申诉,要让开发商北安市人民法院当被告,并承担责任。 

案例二

一次法院拍卖涉嫌三项违法
本报记者 涂超华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2009-03-24    [打印] [关闭]

    在度过了十多天难挨的拘留所生活之后,王保甲和他的几名同伴终于呼吸到了久违的自由空气。

    3月6日下午,王保甲带领一些人来到全国两会期间福建省领导住地,要求上访,场面一度混乱。当天,北京市公安机关以“扰乱该地区公共场所秩序”为由,依法对几名主要的上访人员进行了拘留。

    “我们当时那样做也是情势所逼,但现在想来确实方式上是不妥的。”事后,王保甲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

    让他略感欣慰的是,福建省相关部门已经收下了举报材料。在王保甲和他的同伴们看来,“盖子总算被揭开了一小点。”

    陷阱

    2007年10月,刊登在北京一媒体上的一则拍卖公告引起了王保甲的注意。这则公告称,受执法机关委托,将于近期拍卖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建国里二巷94号建国公寓A座22套商品房。起拍价是为3000万元人民币。

    平均下来,这些房产每平方米的起拍价大约在1万元。这让王保甲心动:这些商品房所在的区域是北京的黄金地段之一,房价一般在每平方米2.5万元左右。

    王保甲是北京市秦龙房地产开发公司(下称“秦龙公司”)的总经理,他所在的这家公司拥有北京市房地产销售资质。如果能顺利拍得这批房产,再出售,对秦龙公司来说,是笔好生意。

    王保甲没有想到,从他决定参加拍卖起,一个巨大的灾难就已经等着他了。

    拍卖是由福建省福鼎市人民法院委托福州市的一家拍卖公司组织进行的。2007年12月11日,秦龙公司在福州以6134万元拍得22套商品房,其中134万元为拍卖佣金。随后,秦龙公司支付了2224万元的前期款,并开始针对如何办理过户、房产证登记手续等问题向北京市相关部门进行咨询。

    然而得到的答复则让王保甲如坠冰窖:这处房产拍卖前就已被公安机关查封,无法办理过户等手续。在向北京市公安部门求证后,他们得知,因为牵扯一起重大的诈骗案,这些商品房早已被查封,而且在拍卖时也并没有解封。

    这次拍卖源于一场乱象横生的官司。

    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在2007年6月25日,福建省福鼎市人民法院受理了两起诉讼。诉讼申请人林某、董某分别以一家名为众力的公司“因购买北京建国公寓商品房资金不足向其借款逾期未还为由”,要求判令众力公司分别偿还二人借款本金、利息和罚息。并要求法院判令北京的一家公司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福鼎市人民法院在2007年8月1日开庭审理该案,并于当天作出民事调解。两份调解书确认,众力公司应于当年8月8日前偿还林某借款本金1700万元,利息510万元;应当偿还董某借款本金1300万元,利息390万元。如众力公司未按期偿还,二人可分别要求该公司偿还罚息。两份调解书还认定,北京裕金公司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2007年8月9日,林某和董某向福鼎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月13日,众力公司和林某、董某签订协议约定:将建国公寓22套商品房拍卖,拍卖款用于偿还债务。8月27日,福鼎市法院裁定对该22套商品房予以查封,于同年12月11日在福州进行了拍卖,并最终被秦龙公司拍得。

    然而,这22套商品房却成为王保甲的噩梦。在他看来,“我们已经掉进了一个拍卖陷阱。”

    他们调查得知,早在福鼎市人民法院查封建国公寓这22套房产时,此房已被北京市公安局查封。福鼎市人民法院属于轮候查封。按照相关法规,对于轮候查封的资产,福鼎市人民法院无任何处置权。

    乱象

    在发现问题之后,秦龙公司拒绝缴纳剩余部分的拍卖款。王保甲和他的同伴们一起,开始了维权之路。

    2008年5月30日,他们向最高人民检察院递交了《请求纠正民事调解违法申请书》。两周之后,最高检将案件移交福建省检察院查办。随后,福建省宁德市检察院开始展开调查。

    记者从宁德市检察院的调查结论获悉,在此案中,福鼎市法院至少存在三方面的问题:违法管辖、诉讼主体不适格、执行程序违法。

    在福鼎市法院审理的这两起借款案中,诉讼金额巨大。诉讼标的分别为2261万元和1729万元。

    根据《民事诉讼法》,并依据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中级人民法院管辖案件的规定,此案应由中级以上人民法院管辖。记者了解到,从2008年4月1日起,福建省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是诉讼标的超过500万元的案件,在此之前中级法院管辖的是诉讼标的超过300万元的案件。也就是说,作为县级市的福鼎市法院,在2008年4月以前,被允许的受理诉讼标的不能超过300万元。宁德市检察院认定,在这点上,福鼎市法院就已严重违反管辖规定。

    检察机关调查的同时,王保甲也通过多种渠道希望了解真相。他发现,在这起因欠款纠纷而引发的以房产拍卖还款的案件中,作为被告众力公司的法人代表何某已于2005年5月去世。而法院受理案件的时间是在2007年6月25日。不得不提的是,福鼎市法院的调解书竟然还是将何某列为被告众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认定了由法定代表人授权的一位代理人。后经检察机关查实,这名代理人根本都不认识已去世的法人代表。

    “法人代表都已经去世了,竟然还能够授权给一个人,并让这个人作为特别诉讼代理人。这样荒谬的事情,居然还在法院顺利过关。”王保甲说。

    更为关键的是,众力公司在诉讼中向法院提供的授权委托书等多份文件上所加盖的公章与该公司的有效公章并不相同。并且该公司的诉讼,根本未经股东会决议,许多股东毫不知情。

    检察机关调查证实,2007年4月13日,因涉及一起重大案件,北京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处对建国公寓的这22套房产进行了查封冻结。同年8月,福鼎市法院给北京市建委送达了一份《协助执行通知书》,请求协助对这22套有诉争的商品房进行轮候查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二十八条的规定,福鼎市法院无权执行和委托拍卖。

    愤怒

    “种种事实让我们感觉到,这次拍卖从开始之初就是一个骗局。”王保甲说。

    让王保甲感到愤怒和不解的是,就在检察机关收到他们的申诉书,并启动调查程序之后,福鼎市人民法院给秦龙公司下发了一份令大家无法接受的民事裁定书。

    这份落款为2008年6月26日的裁定书称,秦龙公司于2007年12月11日以6000万元竞得拍卖标的,并约定在一个月内付清全部价款。但至今只支付了2100万,余款拒不缴纳。经本院催缴,仍未补交。法院将根据相关规定重新进行拍卖。

    福鼎市人民法院同时在裁定书上表示,重新拍卖时,原买受人秦龙公司不得再参与,重新拍卖的价款低于原拍卖价款造成的差价、费用损失及原拍卖中的佣金,由秦龙公司承担。

    几天之后,福鼎市法院再次发函给秦龙公司,决定于2008年7月18日进行重新拍卖。由于秦龙公司向福鼎市法院发函表示强烈反对,并指出了该案件中存在的诸多问题,拍卖没有按原计划进行。

    “原本以为我们指出了种种问题,法院会认真考虑并纠正错误,结果发现这是幻想。”王保甲说。

    2008年10月9日,福鼎市人民法院启动重新拍卖。在秦龙公司并不知晓的情况下,这22套房被北京的一家公司拍得。

    “我们只是想要回已支付的2100万。可即便是这样的想法,也基本没有可能了。我们得知,第二次拍卖这22套房只卖了3200万,按照福鼎市人民法院裁定书所说,我们已支付的2100万必须去补两次拍卖的差价。我们的两千多万就这样没了,很多人濒临破产,无奈之下,才采取了过激的上访方式。”王保甲说。

    因为整个案件存在诸多问题,为了防止案件在纠正之后出现的执行回转困难,2008年11月,在福鼎市法院再次拍卖成功之后,宁德市检察院给福鼎市人民法院下达了暂缓发放执行款的函。然而这份来自监督部门的函件,并未能阻止福鼎市人民法院日后发放拍卖款。

    “我们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让福鼎市法院的法官们作出种种违法举动。事已至此,我们已经不仅仅是想为自己维权,更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深究藏在这件案子后面的问题。”王保甲说,“在诉讼过程中,原告和被告很显然在审理和执行阶段都能够达到高效的一致,完全可以不通过诉讼而自行解决。实在是想不明白法院为何要花费司法成本介入其中。”

    在福鼎市人民法院,面对中国青年报记者就此案提出的问题,院长叶德好一概以不宜向媒体透露作答。他表示,正在按照程序要求给人大部门作信访回复。随后,叶院长喊来法院办公室主任,要求记者按照程序向有关部门提出采访申请。

    宁德市检察院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案件是最高检转交下来的,经过认真调查,基本事实已经清楚,并“给法院下达了重审建议书,但目前还没有收到他们的相关反馈”。

    本报宁德3月23日电

案例三

【法院委托拍卖】法院委托拍卖纠纷案例
时间:2010-05-26| 来源:中顾法律网

  陈卫东竞得法院委托拍卖的标的物后获知该物为另一法院查封之物诉厦门拍卖中心拍卖无效案
  [案情介绍]
  2000年2月17日,原告陈卫东在交付1万元人民币押金后和先行试车的情况下,参加了拍卖中心举办的一场拍卖会,并以132万元(加上手续费共计1386万元)的标价拍得由厦门市开元区人民法院为执行而委托拍卖中心拍卖的一辆车号为闽D19644的尼桑轿车。陈卫东付清全部款项后,拍卖中心交给陈卫东办理过户所需的有关手续。2000年3月11日,厦门市开元区人民法院向厦门市公安局车辆管理处发出了协助执行通知书,并附相关的执行裁定书,通知该处协助办理该车的过户手续。陈卫东前去该处办理该车的过户手续时,被告知该车在1998年8月27日已由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查封,尚未解封,未能办成。后经开元区人民法院与湖里区人民法院协调,湖里区人民法院于2000年5月25日通知车管处,解除对该车的查封,允许办理过户手续,拍卖中心即通知陈卫东可以去办理车辆过户手续了。陈卫东未去办理过户手续,却向开元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该车人民法院查封期间,被告的拍卖行为违法,请求法院确认买卖行为无效,由被告拍卖中心返还所得购车款1386万元并赔偿接车后修理该车的费用12577元,其中维修材料费用、皮套防撞胶和地板胶费用、电池费用合计4898元。
  [审判结果]
  一审开元区人民法院以陈卫东的主张于法无据为由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二审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标的物于拍卖时尚处于湖里区人民法院查封之下,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08条的规定,拍卖中心依法不能对该标的物进行拍卖,但其却未对拍卖标的物的情况进行审查,径行投入拍卖并未向竞买人说明标的物尚处于查封状态,致使陈卫东在不知道拍卖物有瑕疵的情况下竞买取得该拍卖物,拍卖行为无效,拍卖中心对此负有过错责任。拍卖中心应当返还陈卫东支付的竞买价款1386万元,陈卫东应当返还所取得的标的物。陈卫东所主张的损失中的材料维修费用、皮套防撞胶和地板胶费用、电池费用4898元属于善意支出,已附着于标的物,在标的物返还后,应由拍卖中心偿还该部分费用,其余数额证据不足不予赔偿。
  [基础知识]
  以拍卖方式缔结的买卖合同属于买卖合同的一种缔约方式,在该缔约方式中委托人可以是标的物权利人,在强制执行的某些情形可以是人民法院。人民法院委托拍卖同样负有瑕疵担保责任。
  [法律争点]
  陈卫东竞得法院委托拍卖的标的物后获知该物为另一法院查封之物诉厦门拍卖中心拍卖无效案的法律争点在于,标的物被法院查封期间以拍卖方式订立的买卖合同是否有效。
  [案例评析]
  (一)以拍卖方式订立的买卖合同
  拍卖属于竞争缔约的一种方式,是指以公开竞价的形式,将特定物品或者财产权利转让给最高应价者的买卖方式(《拍卖法》第3条)。拍卖可以成立买卖合同,但其所成立的合同不限于买卖,《拍卖法》就拍卖缔约有专门规定。
  拍卖当事人包括拍卖人、委托人、竞买人和买受人。拍卖人与委托人之间为委托关系,拍卖人经委托人授权得为委托人代理人。以最高应价购得拍卖标的的竞买人为买受人(《拍卖法》第38条),拍卖成交后,买受人和拍卖人应当签订成交确认书(《拍卖法》第52条),买受人与委托人之间成立买卖合同。
  (二)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中委托拍卖成立的买卖合同
  强制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逾期不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按照有关规定交有关单位拍卖或者变卖被查封、扣押的财产(《民事诉讼法》第226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1998年7月18日)第46条第1款则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对查封、扣押的财产进行变价时,应当委托机构进行拍卖。因此,人民法院委托拍卖人拍卖查封、扣押的财产,并非没有法律根据。法律如此规定的正当性根据在于执行名义,即确定债权人债权存在的范围并据以请求执行机关实施强制执行的文书。参见杨与龄:《强制执行法论》,50页,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2条规定,执行机构负责执行下列生效法律文书:(1)人民法院民事、行政判决、裁定书、调解书,民事制裁决定书,支付令,以及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裁定、调解书;(2)依法应由人民法院执行的行政处罚决定、行政处理决定;(3)我国仲裁机构作出的仲裁裁决和调解书,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有关规定作出的财产保全和证据保全裁定;(4)公证机关依法赋予强制执行力的关于追偿债款、物品的债权文书;(5)经人民法院裁定承认其效力的外国法院作出的判决、裁定以及外国仲裁机构作出的仲裁裁决;(6)法律规定的由人民法院执行的其他法律文书。
  人民法院委托拍卖人拍卖标的物,其性质如何,有不同见解:私法说认为此种情形乃是私法上买卖合同的一种;公法说认为此种情形乃是公法行为,买受人将来取得标的物所有权乃是原始取得;折中说认为此种情形就程序而言乃是公法行为,同时兼具私法买卖之性质及效果。参见杨与龄:《强制执行法论》,345~346页。采取何种见解,理论说服力不同。详细区分,参见王泽鉴:《强制拍卖非属债务人财产与拍定人之地位》,载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第1册,464~470页,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民事诉讼法》、《拍卖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立场并不明确,折中说较为妥当。人民法院委托拍卖人进行拍卖,就拍卖之发生而言,乃是基于履行公法上的职责的要求,但拍卖缔约及所成立的买卖合同,则适用《拍卖法》与《合同法》相关规定并无不妥。因此,人民法院委托拍卖人拍卖,出卖人仍然是作为被执行人的债务人,所成立的买卖合同并不是拍卖人与买受人之间的买卖合同:人民法院作为执行机关不经出卖人同意而依职权进行委托,拍卖人作为出卖人的代理人代为缔约,买受人与出卖人成立买卖合同。陈卫东拍得汽车,既不是与开元区人民法院成立买卖合同,也不是与拍卖中心成立买卖合同,而是与被执行人成立买卖合同。
  根据《拍卖法》第24条、第31条规定,买受人与委托人之间成立买卖合同,拍卖人应当按照约定向委托人交付拍卖的价款,并按照约定将拍卖标的移交给买受人,按照约定由委托人移交拍卖标的的,拍卖成交后,委托人应当将拍卖的标的移交给买受人。根据《拍卖法》第55条规定,拍卖标的需要依法办理证照变更、产权过户手续的,委托人、买受人应当持拍卖人出具的成交证明和有关材料,向有关行政机关办理手续。陈卫东有权请求被执行人及其履行辅助人的人民法院、拍卖中心交付汽车并协助办理车辆所有权变动手续。
  根据《拍卖法》第39条第1款规定,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支付拍卖标的的价款,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应当承担违约责任,或者由拍卖人征得委托人的同意,将拍卖标的再行拍卖。陈卫东应当支付车款。
  (三)权利担保瑕疵责任的特殊性
  《合同法》第150条规定:出卖人就交付的标的物,负有保证第三人不得向买受人主张任何权利的义务,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此即所谓权利瑕疵担保责任。人民法院委托拍卖成立的买卖合同,同样得适用该规定。对此,《拍卖法》第18条规定,拍卖人有权要求委托人说明拍卖标的的来源和瑕疵,拍卖人应当向竞买人说明拍卖标的的瑕疵,而委托人应当向拍卖人说明拍卖标的的来源和瑕疵(《拍卖法》第27条),因此,拍卖人和委托人负有瑕疵担保责任,既包括权利瑕疵担保又包括物的瑕疵担保。拍卖人、委托人违反本法第18条第2款、第27条的规定,未说明拍卖标的的瑕疵,给买受人造成损害的,买受人有权请求拍卖人要求赔偿;属于委托人责任的,拍卖人有权向委托人追偿(《拍卖法》第61条第1款)。人民法院既然未经出卖人同意而依职权进行委托,若委托拍卖不当,其不利后果应由作为委托人的人民法院而不是作为出卖人的债务人承担。人民法院委托拍卖成立的买卖合同,自应适用上列规定,买受人得主张瑕疵担保请求权。惟其请求权相对人应有特殊解释,不应认为是作为出卖人的债务人,而根据《拍卖法》第61条应是拍卖人。拍卖人承担责任后向人民法院提出损害赔偿。因此,陈卫东得根据具体情形向拍卖人主张瑕疵担保责任,具体而言包括:主张同时履行抗辩权(《合同法》第66条、第152条),主张解除买卖合同(《合同法》第94条),主张损害赔偿(《合同法》第113条)或者支付违约金(《合同法》第114条),应由拍卖人对其承担赔偿责任,拍卖人所受损失,根据《国家赔偿法》第31条该条规定,人民法院在民事诉讼、行政诉讼过程中,违法采取对妨害诉讼强制措施、保全措施,或者对判决、裁定及其他生效法律文书执行错误,造成损害的,赔偿请求人要求赔偿的程序,适用本法刑事赔偿程序的规定。规定,得请求委托拍卖的人民法院进行国家赔偿。
  (四)处于保全中标的物拍卖的效力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1992年7月14日)第108条规定,人民法院裁定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后,除作出保全裁定的人民法院自行解除和其上级人民法院决定解除外,在财产保全期限内,任何单位不得解除保全措施。基于该规定,处于保全中的标的物,其他人民法院不得解除保全措施。该规定并未涉及其他人民法院委托拍卖的效力。委托拍卖的人民法院,应当查明标的物上是否有其他人民法院的保全措施,以免因为隐匿、转移、变卖、毁损已被查封、扣押的财产构成妨碍民事诉讼(《民事诉讼法》第102条第6项)。较之于委托拍卖的人民法院,拍卖人查清标的物上是否存在保全措施似乎更为困难。拍卖人要求委托人民法院说明标的物上的瑕疵,委托人民法院未如实说明或者说明有错误,拍卖人均得信赖作为人民法院的陈述,因为人民法院是国家的司法机关。因此,较为妥当的处理是,买卖合同不因此而受影响,违法委托拍卖的人民法院应当适用《拍卖法》第58条的规定承担责任。因委托拍卖的人民法院执行不当而受有损失的当事人,得适用《国家赔偿法》第31条及相关规定主张国家赔偿。陈卫东拍得的汽车被湖里区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后,开元区人民法院在执行中欲拍卖该标的物,应当审查其上是否存在保全措施。开元区人民法院未经审查即委托拍卖,属于强制执行不当,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应予注意者,《德国民事诉讼法》中,强制执行转让标的物不存在瑕疵担保请求权,该法第806条规定,“根据扣押而将标的物转让时,取得人就权利上的瑕疵或者转让物上的瑕疵没有担保请求权。”此外,《德国民法典》中,盗赃物、遗失物不可善意取得(《德国民法典》第935条第1款),但基于公共拍卖而取得者得成立善意取得(《德国民法典》第935条第2款)。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中国百姓喉舌网 法制传媒网 人民网 中国监督网 中国法院网 反腐败 最高检察院举报中心 朱以山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文章 中纪委监察部举报中心 北京振则通治疗仪总部网 法律咨询网
  
副站长兼网站管理顾问:鲁宁平(中国百姓喉舌网站长)
顾问: 邵德江 王德海

Powered by